K困困困

一个大写的辣鸡。
濒临死亡的复健中。
谢谢你们这样照顾我。
隶属:居旧站

温柔的礼赞(一)【高文x咕哒子】

写了喜欢的角色,第一次写这个方向,拿男朋友试试水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少女的哀鸣从落在地上的一团不明物体中传来。

挣扎着从滚成一团的包裹状被窝中钻出脑袋时,只有三点,不是通常认识中的起床时间。还好,还是迦勒底的那间房,身周仍然是不论过多久都无法适应的空旷气氛。她咬着嘴唇翻身起来,以打坐姿势深呼吸几下,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和惊慌。

又梦到了他,又梦到了,那片散不尽的浓雾,和他若隐若现的那双温柔的蓝眼,真的宛若天空般蔚蓝,距离拉近的同时泛起温柔的波涛。无法放缓的急促呼吸和怦咚怦咚的心跳,甚至遮掩的细微心思,都会在那双眼前无处潜行——

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揉乱了发丝的少女御主,在床上焦虑...

笨蛋(鹤一期,架空,OOC重)

笨蛋


被突如其来的暴雨吵得浑身不适时起来瞟了一眼时钟,3时30分,明显不适合进行睡觉之外的活动,于是他躺下去又翻起来不断循环像是加入了前几天瞟到的动画网站中的特效一般。见鬼。他想着,握紧了手机想着要不要给那人打个电话。

好想见他啊,好想听他的声音啊。真是见鬼公司为什么要因为紧急调整休假一天,早知道昨天早上就多留一会。

可是、可是……

他的脸上,分明就写着惊恐两个大字嘛。

将脑袋埋到枕头底下,鹤丸国永发出意味不明的哼哼声,从外面看起来简直像只拱床头的猪。反正也没有人看,在这种时候他一向是自暴自弃地放弃形象的。特别是在不久之前刚刚干过蠢事的情况下,他的脑袋被噼里啪啦的...

关于汤圆

我是波尔塔诺家族的少主,这么说也许你会有些惊讶,因为我看上去与源销国的普通子民并无什么不同,同样雪白的肤色,同样光洁而柔软的身体,但我还是与他们有所不同。

在我讲解之前,我先要表示出我的宽宏大量,原谅你以貌取人的坏毛病。没错,我和他们的区别不在你这种目光短浅的生物所认为的外表,而是在内心方面。你可能会觉得我是在撒谎,但我以源销国贵族的身份起誓,这绝对不掺半点水分,虽说我现在也没有办法证明给你看,但描述一下还是相当轻易的。

源销国的平民们通常都有白色的皮肤和黑色的血液——只是你从外面看不出来,当然个别人会有黑色的外表,他们在平民中较为特殊,属于稍有势力的小团体。当然,这两类相比我们贵族而言人...

盲目(三)

开学前更两次

反正后天上学之后就要退了……具体情况下次更的时候会说的www

接近说再见的时候了呢……


当一期一振身周响起噼里啪啦的掌声时,他整个人仍是处于呆滞状态。

事情要从不久前那个本如往常一样发展的夜晚说起。钟走到十一点整时,一期刚刚换好那身纯棉的睡衣,摊开被子,半个人已是躺在有些硌人的木板床上。就在他闭上双眼的那一秒,电话铃声如同雷鸣般在他的耳畔轰炸开来。

“五分钟内下楼,紧急情况。”

莺丸的声音难得的掺了几分焦急,背景中还有嘈杂的风声,一期本已进入松弛状态的神经立马绷紧,慌忙而快速的套上正装,提上包抓起领带就往外跑,果然在简陋的公寓院子正中看到了那辆并不搭调的宾...

关于公主抱的正确方式

原图

嘿嘿嘿给太太写的配文,勉强算是个迟到的新年礼物。

并没有写出三八鹤丸的感觉(哭

感觉自己毁了一张好好的图……

自创审神者有,OOC重

以及文不对题(x


不管怎样,一期一振是个极少向人低头请求什么的人,即便事情关系到对我们这帮审神者而言极其重要的钞票或者对他们而言极其重要的手入部室,至今我从未看到他这样真诚而谦卑地弯腰鞠躬来请求他人,我相信你也没有。当然为了防止你产生奇奇怪怪的误会,我还是事先说好,对象并不是我。

他对面的白发青年与我相比可是相当冷静,显然是已清楚了事件的经过,但他们俩一直保持着沉默,完全的沉默,这让我这个在门口偷窥的审神者着实有些坐不住。

“我说你们啊...

约定

我说过我会撒糖……

迎新春作品,希望各位能喜欢。

还有,求各位与我交换明信片,评论与私信交流。

鹤丸国永被拍醒时刚过四更,迷迷糊糊中看到那双灿烂的金色双眸,便是习惯性的凑了过去,待到唇舌辗转几番,才是起了身来。对面水色短发的青年跪坐在榻边,面孔笼罩在月色中露出温柔的笑,衣饰整齐,提醒他快些穿戴。

揉了揉眼睛,他瞥到那人眼角的乌青,伸手用指腹轻轻按压,便是听到了轻微的吃痛声。他不禁有些放松了力道,从床前的小桌上取了药瓶来替青年涂抹。

“还痛么?”鹤丸颇有些心疼地问道。青年却是笑着摆了摆手,表示不用担心。

“只是有些擦伤,鹤丸殿没事就好。还请您快些梳洗,过会人多就麻烦了。”

昨日在合...

盲目(二)

完全走剧情的一章,内容也少


没有任何鹤一期的内容,弄得我不好意思打tag


明天就可以正经的放糖了(正色


还有这篇文烛台切是反派,我认真的。


第二天坐飞机赶回B市分部之后,一期就开始收拾东西。听到门口传来轻轻的叩击声时才从成堆的箱子和公文中抽出身来。离启程还剩不过两天,他的办公室已是空空荡荡,只剩了张沙发、电脑桌和饮水机。他挥手让石切丸和狮子王随便坐,自己则是去接了两杯水,递给他们。


“石切丸先生,我正好有事要找您。”一期靠在电脑桌旁叹了口气,“你们都知道我调职了?”


石切丸点了点头,而狮子王却像是被吓着了般,露出了讶异的神情:“您真要走啦?”...


1234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