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笨蛋(鹤一期,架空,OOC重)

笨蛋


 

被突如其来的暴雨吵得浑身不适时起来瞟了一眼时钟,3时30分,明显不适合进行睡觉之外的活动,于是他躺下去又翻起来不断循环像是加入了前几天瞟到的动画网站中的特效一般。见鬼。他想着,握紧了手机想着要不要给那人打个电话。

好想见他啊,好想听他的声音啊。真是见鬼公司为什么要因为紧急调整休假一天,早知道昨天早上就多留一会。

可是、可是……

他的脸上,分明就写着惊恐两个大字嘛。

将脑袋埋到枕头底下,鹤丸国永发出意味不明的哼哼声,从外面看起来简直像只拱床头的猪。反正也没有人看,在这种时候他一向是自暴自弃地放弃形象的。特别是在不久之前刚刚干过蠢事的情况下,他的脑袋被噼里啪啦的彩虹电波冲爆了,可能存在的最后一丝理智也早就被那个不知道从哪乱射箭的光屁股插翅膀小孩吃了。如果妄想可以具象化,那他粉红色的泡泡可能会膨胀到东京塔塔顶淹没全人类。

所以说,真是见鬼。

被子被踢到了膝盖上,冷得他一哆嗦缩了起来,眼睛还是盯着屏幕。

“真是的、不就是同居宣言吗,那家伙至于么……”

他喃喃自语,屏幕上刺眼的光照在咬紧的下唇上。

鹤丸国永的人生中,第一次试着去喜欢别人,就得到了令人崩溃的全盘皆输。要命的友情游戏。不管他怎么使出他曾经屡试不爽的撩妹技巧,怎么明枪暗箭地娓娓道来,一期一振还是那副“我是您忠实的友人”的鬼样子,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但是真令人讨厌啊。

到底是在喜欢一期一振哪里呢,说起来喜欢的要命,但真要说起来又说不出。温柔善良体贴长得好看?他身边又何尝缺过这些种类的人,尤其是女孩,总是有大把向他投送怀抱。他鹤丸国永活了二十来年,似乎始终没有伸手要不来的东西,除了这个人。这个人的心。

为什么要不来你啊,为什么你不回应一下我的心意啊,为什么你要微笑着说出拒绝。

为什么每当思及你,心中就隐隐作痛呢。

这样清晰而模糊的情感横冲直撞。

如果是梦境就好了,这个鹤丸国永超耻辱的梦境,马上就醒来了——

就像现在这样。

但不管怎样,现在的自己都只是个畏手畏脚的盯着手机只会打滚的胆小鬼,彻底的笨蛋。

但既然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笨蛋,就只能试试看了吧。

他的手指轻到不能再轻地,犹豫却勇敢地——

按响了拨号键。


姑且算是之前写的长篇《盲目》的番外啦……高考归来残障人士复健系列——

希望还不是绝症……


评论
热度(11)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