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辣鸡。
谢谢你们这样照顾我。
fgo主咕哒相关,杂食混沌

温柔的礼赞(一)【高文x咕哒子】

写了喜欢的角色,第一次写这个方向,拿男朋友试试水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少女的哀鸣从落在地上的一团不明物体中传来。

挣扎着从滚成一团的包裹状被窝中钻出脑袋时,只有三点,不是通常认识中的起床时间。还好,还是迦勒底的那间房,身周仍然是不论过多久都无法适应的空旷气氛。她咬着嘴唇翻身起来,以打坐姿势深呼吸几下,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和惊慌。

又梦到了他,又梦到了,那片散不尽的浓雾,和他若隐若现的那双温柔的蓝眼,真的宛若天空般蔚蓝,距离拉近的同时泛起温柔的波涛。无法放缓的急促呼吸和怦咚怦咚的心跳,甚至遮掩的细微心思,都会在那双眼前无处潜行——

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揉乱了发丝的少女御主,在床上焦虑地敲动关节。这本不该是修养良好的小姑娘该做出的举动。少女在因逾矩而内疚的同时,不得不承认,只有凭借这样细微的出格举动,内心沉重的负担和压力才能有些许放松。她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般成熟冷静,毕竟只是个少女,仍然有着易于崩溃的心,尤其是在被不了解的事所困扰时。

“所以,这到底该怎么办……”

少女其实能够明理解大半这困境。自从数日前在召唤阵中初次见过那名金发蓝眼的不列颠英灵起,一种异样的欲望便在她心中滋生开来。更多地接触,给予他更好的礼装,又似乎不仅仅是这些。每次,她总用他的力量强大作为满足欲望的理由,但终究不过只是用一个冠冕堂皇的道理来说服自己,在那背后——

应当是连她自己也不想触碰的,陌生的情意。

这样下去注定是睡不着了,她打着哈欠趿拉着拖鞋,尽力轻手轻脚地踏出了房门,向着商店的方向走去。虽然现在是非营业时段,但对于无需入寝的英灵而言,少女任何时候的来访都不会被算作打扰。因此达芬奇那里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成为了她任何一个失眠的夜晚的美好玩伴,何况借此向达芬奇倒倒苦水,也算是解决了部分的烦闷。

“达芬奇亲——”想着想着,脚步便已踏到了门口。少女出声呼唤,但亮着灯的玻璃门后始终没有出现迎接的声音,再试了试把手,倒是没有上锁。小声念叨着“失礼了”,她轻轻拉开门,从一侧的木格子架上取下一瓶没有标签的红酒。

那是一次讨伐的报酬,她酒量并不好,便寄存在这里,兴致来了才约上关系好的从者喝点聊聊天。担心打扰到达芬奇,她没有再出声,提上瓶子便要离开。

然而,就在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她被不知名的坚硬物体绊倒了,在差点摔成狗啃泥姿势之前又被同样坚硬的物体拦腰截断了动作。手中的酒瓶因为惯性作用飞出,好在被某只很熟悉的手捞了回来。真是难为情。少女正打算摆出无奈的表情对其表示谢意时,身体被瞬间扶正。银白的光影单膝跪在脚边,月光穿透金色的碎发照在那双低垂的眼睫上。

宛若透明一般。

少女御主忍不住悄悄咽了一口唾沫,低下头来,与想要说些什么而注视着她的骑士先生对上了视线。太阳骑士此时并未着厚重的金属盔甲,只是简单的白衬衫与卡其色裤子,却满身清辉,玻璃珠般的双眸清澈透亮。

再一回想,刚才绊倒和拉住自己的,似乎都是这个人。

“万分抱歉。”他轻声道,“我将您误认成了窃贼,请您责罚我吧。”

少女的脸“嘭”的一声涨得通红,嗫嚅着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脑袋里回荡着“爱卿平身”之类的奇怪词句。憋了半天,她才吐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蹦出的词——

“免礼……”

青年有些惊愕地抬起头,脸上写满了疑惑,但转眼间变化为温柔的笑意。

“谢谢您。”他直起身来,“可否允许我问您,为何在这深夜探访达芬奇女士的寓所?”

“这个、这个……”少女莫名地慌乱起来,以至于有些口齿不清,“因为我,那个,睡不着……想找达芬奇亲说说话。”

没有办法撒谎呢,果然。她在心中重重叹气,只要面对这个人,她就会陷入奇怪的境地。心跳加速,思考减缓,一切都没有办法依照理智进行。应该说不愧是白马王子的原型吗——真是令人恐惧的男性魅力。

骑士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她,声音愈发柔和:“不必紧张,我只是在担心您。”

“我,我知道啦。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马上就回去。”她点点头回应道。

“那就好。但……”他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少女急忙追问。

“倘若您有什么烦恼,向我诉说亦可。”骑士犹豫了一会儿,再度单膝跪下才开口,语气诚恳,“我一定尽力为您排解烦忧。”

“您对我优待有加,而我自认是知恩图报之人。”

“能否请您对我,放下戒心呢?”

 

少女再度陷入了恐慌之中。

评论(12)
热度(87)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