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辣鸡。
谢谢你们这样照顾我。
fgo主咕哒相关,杂食混沌

温柔的礼赞(二)【高文x咕哒子】

试水第二章!

谢谢支持,每一个喜欢都会让我超开心!当然也可以多来找我玩嘛聊聊天聊聊梗都行!也可以开开小车(ni



再度醒来时,少女御主已是躺回了自己的床上,姿势七扭八歪导致四肢酸痛得无法起床,只能躺直了先缓冲一会儿。一片嗡嗡作鸣的脑海中,昨晚的影像如同被橡皮粗略地擦去一般,只留下些许踪迹供自己探索一番。

自然有些事是忘不掉的,就如高文那番令她羞耻度爆表的话语一般——不愧是大众情人,说出这种话舌头都不带打结吗。虽是支支吾吾地带了过去,但青年骑士用于回应的看似平常的温柔笑意总让她觉得这事没完。好在脸皮挺厚,她成功迈着颤抖步伐逃回房间,附带800米结束般的大口喘气面色绯红。

那之后,便是稍稍平复心情,叫上同为御主的兄长喝了个酩酊大醉,充分利用迦勒底寝室的优良隔音功能将为自己带来无限烦恼的太阳骑士先生以及最近讨伐特异点遇到的不顺之事通通骂了一通。具体骂了些什么自然不在她的记忆范围内,同样消失了的还有之后发生的事情。

凭借她仅有的记忆力,最后一刻她应该是趴在兄长房间的桌子上大吼着某个敌方小怪的名字的。可这样一来——

兄长藤丸立香是个男孩子,这是毋庸质疑的。

藤丸立香是个基本毫无战斗能力,体质比自己还弱的男孩子,这也是迦勒底众人都明晓的。

少女御主因体重向不正常偏离减肥中,这不得不承认,是少女才知道的事实。

那是谁把自己弄到这张床上的?!

少女挠着短发开始进行毫无逻辑的推理,就在这时,门被轻轻叩了两声,随后吱呀一声,缝中露出了兄长大人半张人畜无害的面孔。他关切地慰问了宿醉的她,还给她提来了一碗青菜粥填填肚子。已经接近正午时分,这样的行为无疑是雪中送炭。在姆呜的哼哼声中夹了一句小小的谢谢,她便努力直起身来。

“你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吗?”兄长盯了狼吞虎咽的她好一会儿,突然发问。

“不就是喝酒喝到断片吗……还发生了什么?”全心全意投入在食物上的少女暂时忘记了刚刚的疑惑。

“真的不记得了啊!”

“什么嘛,大惊小怪……”她鼓起了嘴,“难道我还对您做出了什么畜生不如的事以至于您要以身相许?是说您怎么今天这么热情……”

兄长此时完全陷入了沉默状态,他用关爱智障一般的眼神扫视了她一周,说:“你想知道吗?昨天发生的事。”

“要说快说。”

“你别太惊讶啊,昨天你不是倒了吗……虽说嘴里还一直在念叨。我就想着,找谁来把你抬回房间。本来是准备去找库丘林或者阿拉什先生这种好说话的人的……”说到这里,兄长抬了下头,迟疑地看了她一眼,但还是接着说了下去,“但是我出了门,迎面就撞上了庭院里的……”

“高文先生。”

少女御主“噗”的一声把嘴里的粥喷了出来。

“怎么哪儿都是他?!”

“我也没办法啊!”兄长也急了,“他把你抱起来时你还在叫他名字呢,太尴尬了,我还想冲上去捂住你的嘴呢!”

“别说了,让我死一会儿,我想去天国。”少女瘫在了被子里,“现在把他拆成魔力棱镜还来得及吗?”

“冷静!其实还有两件坏事要告诉你。”

“我相信已经不会再有更坏的事发生了。第一件?”

“你刚被抱的时候,可能是出于自我防护,用酒瓶子打中了他的头,很用力地。血都迸出来了。”

“我现在信了,你还是快滚吧,我不想听第二件了。”少女都快要哭出来了,“我真的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

“但这个才是必须要说的——”兄长叹了口气,“今天下午,有讨伐特异点的任务。”

也许真的升上天国也无所谓了,少女以不说话作为回应,躺在床上像一条再也翻不动身的死鱼。



不想见的时候总是最容易遇到的时候……

评论(7)
热度(63)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