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温柔的礼赞(四)【高文x咕哒子】

最近好累,我想吃糖……


少女御主自认为是一个极有耐心的人,攻不下的特异点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尝试,读不懂的教学手册可以琢磨一整个晚上,打不通的游戏可以打上一个月。但她必须承认,她现在十分焦躁,甚至有点生气。

二十天。距离青年骑士上次的迷样发言已经过了整整二十个日夜,承诺的细聊却始终没有到账,眼看着天天和队里玛修姑娘眉来眼去演纯情恋爱漫画的兄长都要修成正果就差临门一脚,自己这并没有晚多久的暗恋还停留在好想急死你的状态,少女觉得是个人都该急急了。关键是在她拼命掩饰自己七上八下的心情的同时,高文先生看起来轻松无比,照常攻略特异点甚至与她谈笑风生,似乎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事。

这个人是在玩弄自己的感情吗……不对他好像并没跟自己玩暧昧,那种奇怪的粉红色害羞氛围主要是来自于自己的喜欢。

那他至少要跟自己完成预定的细聊吧!好歹她这么期待。

总而言之,少女对于高文先生的好感度起伏不定,并且随时间逐渐有下降可能。她甚至开始觉得自己喜欢上这位披着骑士皮的讨厌鬼是个错误——是的,她已经开始用听起来就如此之蠢的词语形容他人了,完美验证了恋爱中的人都是笨蛋这一事实。

“砰——”面前的窗户突然被敲了敲,吓得她差点跳起来,刚刚脑内小吐槽剧场的男主角就站在眼前,两张脸间几乎只有一块玻璃的厚度,笑得比普照的阳光还要灿烂。虽然心里大呼一声卧槽但少女表面上好歹还是保全了面子,照着他所说乖巧地打开了从内侧上锁的窗,顺便假装自然地后退了一步。

“在看什么呢,那么认真?”他向这边探出了身子,一只胳膊搭在窗框上,又硬生生把变远的距离拉回来。这时没有了窗户的阻隔,两人仿佛能嗅到彼此的呼吸,这让少女瞬间慌了神,不知如何作答。

又是这样的态度,少女心中那股奇妙的怒意不知从何处滋生而来。这怒意不仅是对高文的模糊态度的,还是对自己这个受虐狂般态度的。明明只要自己不喜欢他,这一切都可以解决的——

这样,死缠烂打的自己,真是惹人生气。

因此,少女在这样的怒意的驱使下,说出了这样一句,没有经过头脑的自暴自弃的话。

“看你啊。”

 

作为兄长,藤丸立香认为少女这一次自己真的是选择死亡了。她发誓自己从今晚开始要做一个被窝怪再也不要从房间里出来,除了送吃的的兄长以外谁来都不开门。如果可能的话她甚至希望写一封信申请迦勒底食堂外送服务。

“不可能。”哥哥把手机递给她看那位厨艺EX的英灵卫宫先生的回复,“一共就两个人吃饭,英灵们顶多一时兴趣来了想尝点什么。还是我给你带吧。”

“那我们是盟友,你不准出卖我。”少女把脸埋进枕头,“我想一路落跑到异世界。”

“你初中二年级还没毕业吗?”兄长嫌弃地瞟了她一眼,视线落在枕边《腹黑骑士与甜心恋人》上许久,默默地扶额,“所以你们到底咋了?”

少女抬起头,眼神犹如刚抽出来还热乎的岩窟王一般凶狠。

 

高文听完少女的话之后,沉默了许久,又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后悔不安想要跳楼的呆滞状态的她,脸上又绽开了璀璨的笑颜。是的,璀璨。比灿烂更可怕。这让他看上去更加耀眼了。

“麻烦您,后退两步好么。”他继续前凑,唇几乎就要贴在她的耳边。不知怎的,少女感觉自己可能是中了咒语,在无法思考的情况下对他言听计从。炙热的心绪从胸口一路烧上面颊,这次她却无力抵抗,也无法像之前那样敷衍或逃跑。

“乖孩子。”

高文摸了摸她的头,另一只胳臂也搭上了窗框,然后略略发力,整个人翻入室内。他向她伸出了手。

自然而然就搭了上去。又是这样的,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

青年骑士并未着铠甲,如那夜一般简单的衬衫休闲裤,袖口向上翻起却没有卷好。他阳光般耀眼的容颜一步步逼近。

“我可以理解为,您是在对我表达好意吗?”

少女已经无法吐出任何的言语了。她摇了摇头,又点点头,心里写满了不知所措。说实话她的妄想小剧场中这一幕已经发生很多次了,但突然在眼前出现真的对心脏很不好。

这个英俊的男人看着她,勾起的唇角就没放下来过。

“太好了,您没有拒绝我。”他单膝跪下,亲吻了执起的那只手,“您知道我有多恐惧吗?”

等等剧情发展有点太快了刚刚她还在说只有自己一个人恐惧的!

“每次想找您诉说我的心情,不知为何都有外人在场。”

这么说来她确实因为各种各样的事很少自己单独行动。

“但我也确实因此松了一口气,因为担心……您的心情与我不一致。”

这倒是她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

说到这里,骑士清朗的面孔上,漾起了淡淡的绯红:“今天鼓起勇气来找您,真是太好了。”

 

 

 

“等等,停。”兄长大口嚼着薯片,“那你躲起来干嘛。你们不是已经踏进爱河了吗?接下来就差天使撒撒花走向教堂了。”

少女沉默了许久,叹着气说:“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啊,说到底他那么好,怎么可能看上我。我严重担心他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就想给点时间不要见面冷静一下。而且不知道为啥,我觉得太快告白,突然害怕他是花花公子。我也要冷静一下。”

“不是头脑发热。当然,我更不是您说的花花公子。”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的另一侧传来了。

“那么我进来了哦——居然这样揣测我的心意,您……”

咔哒一声,门瞬间被撬开了。少女御主,以及兄长的下巴,都仿佛脱臼了一般。而那个看似悠然自得的,不知何时开始站在门口的男人,摆出耀眼的招牌微笑说。

“已经做好了赎罪的准备了?”


咕哒子内心mmp之二

我流咕哒就是有点作而且挺自卑的orz其实我觉得还需要修改一下。

明天再看看吧,如果带来不适的话咕哒子不好意思

评论(8)
热度(62)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