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沧海一粟(一)【齐迦】

之前摇关键词的产物,末世x地铁x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本来想写个小短篇但是收不起尾……

第一次写齐迦,如果有ooc的地方请务必指出,拜托!



 沧海一粟

 

  在耳侧传来草叶的摩擦声时,齐格飞的脑内便拉响了警报。他飞身跃出睡袋,握住长鞘的另一只手轻抖,银色的大剑便握在了手上,同时腰部微微躬下,做出了一贯的战斗姿态。果然,弯曲的骨架自那一边姿势滑稽地疾奔而来,手中长枪状金属直指自己的心脏。

  这种东西的袭击向来是无声的,为了防范这种情况的发生,不只是听觉敏锐的齐格飞,他的同伴亦早就练出了半睡半醒的休息模式,背后袭来的热度正说明了这一点。迦尔纳那比常人高上些许的体温透过他轻薄的作战服仿佛加强了效果,在标志身份的同时也给齐格飞吃了一剂定心丸。

  齐格飞后退一步,抵上了迦尔纳的后背。

  前几秒还在远处的骷髅此时已经冲至眼前,如同没有重量般轻盈弹起至几米高的空中,枪身瞬间改至与地面垂直的方向朝齐格飞的头顶刺去。他连忙以单手持剑的姿势格挡后顺势横扫,击破了那看起来就很脆弱的躯干,以至于其落地时一阵粉尘扬起。而迦尔纳则是搭住他的肩膀上跃,长枪初一出手便将一名持弓骷髅从侧面的树上击坠。

  会有更多的东西来么?齐格飞有些紧张,握剑的手不自觉地颤抖,迦尔纳察觉般扭过头来轻拍他的肩,示意可以稍稍放松了。他们靠着树坐下,望着远方泛起的鱼肚白微微眯起眼睛,打开了今日早餐的食盒。有些凉了的温水泡出的咖啡勉强让冻成冰雕的手缓和了一些,也给齐格飞带来了一点珍贵的温暖。

  昨日是考验的最后一日,亦是他和他的搭档迦尔纳在这漫无边际的森林度过的最后一日。只要平安度过这个清晨,他们就能成为救世小组的底层成员——至少获得了慢慢向上爬的可能。

  他看向身边的迦尔纳,他正面无表情地一口口吞下食盒中的速食咖喱饭,脸上看不出什么喜怒,更别提自己这样欣喜又紧张的小心思,但齐格飞知道,他只是表面上冷漠罢了。就像现在,他察觉到齐格飞的视线时,将食盒向他这边推,清冽的声音问他是否想换换胃口。齐格飞闻着那刺鼻的气味,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火腿面包,想了想还是拒绝了这份好意。

  迦尔纳点了点头,收回手继续进食。这让齐格飞觉得沉寂的气氛有些尴尬,正愧疚着应该来一口,这样至少可以和迦尔纳聊上几句时,背后的草丛中传来一声轻响,吓得他差点丢掉了食物。好在迦尔纳拉住他,表明只是自己的枪蹭了一下,现在他们处于安全地带,不要太担心了。

  齐格飞看着他那张表情变化不明显的脸和单薄的身躯,却不由自主地感到安心。毕竟这个人是绝对可信的一路生死相依的伙伴,还不知多少次帮他解决了背后防守薄弱所造成的劣势。若是没有他,这一趟旅途注定是凶多吉少。但是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各方面接近完美的迦尔纳,他似乎并没有帮到什么忙。

  还一直在给他添麻烦。齐格飞不禁以显而易见的速度沮丧起来,几口扫空食物,安静地坐在迦尔纳身边,耳边是他啜饮咖啡的声音。这里没有钟,仿佛理所应当地削弱了时间的存在,只有晨曦到来前凝结的露水滴答滴答拍打在地面,因而让这一小会儿的休息时间更加悠长。齐格飞吞吐着空气中浓密的水雾,像是吞进了自己冗杂的心绪,在胃里反复得过,不适却又无法停止。

  齐格飞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了。

  打破沉寂气氛的是迦尔纳,他放下手里的纸杯问自己要不要坐近一点。凌晨的森林还有些寒冷,至少对于齐格飞来说,迦尔纳的热度此时就像一个已经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热水袋,因此他没有任何犹豫地靠了过去,向战斗时那样。

  “谢谢你啊迦尔纳。”齐格飞想了想,决定还是正式地道谢,“如果没有你和我同行,我估计早就被碎尸万断了。”

迦尔纳的声音在那一侧响起:“不必道谢。这几天我也很愉快。”

只是这一句话,就打消了他的顾虑。

于是空气又沉寂下来,齐格飞心里舒畅了也不再开口,靠着迦尔纳的背汲取仿佛永远不会枯竭的热度。等待着通知人员过来接他们。会乘什么来呢?是直升飞机还是越野车?他的脑内开始进行无意义的妄想,可能是安心带来的懈怠。不自觉得,头就向下坠,靠在了低一些的,迦尔纳的肩上。

“抱,抱歉。”他慌忙摆着手,却看到对方清秀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没事,是很久没睡过好觉了。你先休息一下吧,我来看守。”

如果说刚刚的好意是难以拒绝的,现在的提议就着实让人有些不好意思了。齐格飞赶紧拒绝,好在对方也只是微笑没太在意,只是接下来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做了,他拨弄起地上的草叶,脑袋里空空荡荡。而这种时候,睡意总是比往常更为迅速地席卷而来。于是在不可抗力的作用下还是变成了向睡梦中进发的状况。正迷迷糊糊想着迦尔纳都没有叫醒自己的意思的时候,温热的手在自己的头顶轻轻拍了一下,随即自己的头再度落入那个温暖的颈窝。

太过温暖了,以至于会令本就昏昏欲睡的齐格飞失去了行动能力,安心地睡去。

在意识消失前的瞬间,传来的是熟悉的,温柔嗓音。那是在世界变成这个样子的情况下,自己唯一可以相信的人的嗓音。

“晚安,齐格飞。”



评论(6)
热度(43)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