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勇者与委托人先生(四)【齐格飞x咕哒君】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处在一个很有可能会被人误会的场景,是的,我被裹在齐格飞先生的睡袋里,而齐格飞先生褪下了铠甲,穿着领口快开到腰间的衬衫坐在一边,双目微眯起。帐篷的门帘卷起,我看到夜色已落下帷幕,远处的篝火正噼啪作响。

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决定不要打扰齐格飞先生的美梦,尽量手脚放轻地离开,回到自己的帐篷里。让我没想到的是,妹妹早已坐在那里,吃着我前些日子从镇里捎回来的苹果,大口大口,不得不说从极大程度上激发了我的食欲。这时我才想起我没有吃晚饭。

“喏,你的。”妹妹把摆在一侧的饭盒推到我眼前,面颊上带着神气与……诡异并存的笑容。我不由得害怕起来,稍稍向后缩了一下,但空空如也的肚子还是驱使我的手向前伸去。于是毫无疑问的,我的手被“啪”的一声打在了离食物约5cm的地板上。

虽然已经料到了,但不得不说,真是痛啊——我揉了揉发红的指尖,没好气地发问:“有话快说。”

“你在镇里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我的语气明显削弱起来,“就是,就只是向我们,勇者队伍发布了一个委托而已。”

“哈?”她的嘴咧出了令人惊异的弧度,“你脑子灌水了吧。你要委托啥?”

“委托勇者团队保护我直到见证魔王的死亡。”

她明显露出了“就这点破事”的嘲讽表情:“都说了叫你不要在意那些人了。算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问你这个吗?”

我以光速甩动自己的脑袋。虽然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可以猜出在我与周公下棋时发生了什么非同寻常的事情,而且必定与我有关系,但猜测具体内容实在太难,不如干脆认输好了。

妹妹叹了口气,揉了两把我的头发后,无奈地笑着说——

“齐格飞先生在没有任何前提的情况下宣布,从现在开始,所有对你心存不满的队员,都作开除处理。”

 

这也太夸张了。超过了我能承受的极限,不如说,我完全没有料到,齐格飞先生的脑回路有这么清奇,百转千回,绕到了普通人想不到的地方。为了第一时间找他问个清楚,我又径直冲回了他的帐篷。当然,没有再躺回睡袋里。只是坐在他旁边,默默等他醒来。

说实话,一开始我的确是想把他摇醒的,但凝视着这张脸着实有些下不去手。他应该很累了吧,虽说不用直接参与战斗,但指挥、支援,以及帮我承受队里许多人的怒气,作为队长或者说勇者,他的确付出了自己的全力。此时褪下铠甲,他突然就有些像褪下了鳞甲的龙。鲜血淋漓,又疲惫不堪。

等等,像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脑洞可能也开的有些大了。齐格飞先生是屠龙者,和龙怎么会有相似性呢,二者应该是完全相反的存在才对啊。在心里嘲讽了自己一下,我俯下身子,注视着那张英俊的脸,模拟着接下来的问话。

“唔……唔嗯,藤、藤丸先生,啊。”

似乎是很容易注意到视线的类型,他在皱了皱眉头后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因为没有完全睡醒,声音朦朦胧胧地带着一点年轻人该有的迷糊。因为见到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的我在心里讶异一阵,便对上了那双青色的澄澈双瞳。

那不是平常的齐格飞,我突然有种这样的感觉。

“藤丸先生,您终于回来了啊。”仿佛在说梦话一般蒙着雾气的嗓音,还有有些过于稚嫩的凝视着我的眼睛。我的心中突然泛起了讶异与熟悉相抵抗的矛盾。晕眩感再度袭来,比起上次略好一些,但奇怪的是,我的眼前开始闪过从未见过的画面,那上面的人我谁都不认识,却令人讨厌得熟悉。

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不至于是附身之类的吧……至少也给我一个充斥美少女的记忆不是,这帮混杂着非人类的同伴是怎么回事?

碎碎念到一半,有些凉的身体缠了上来。齐格飞先生的手臂紧紧地扣在我的腰间,嘴里还念叨着我的名字。

以及,那令人好奇的词语——

“终于”


评论(6)
热度(40)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