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勇者与委托人先生(五)

那到底是来自于谁的记忆中的画面,被吞噬于其中的我无法知晓,只能依靠于腰间微凉的臂膀来固定自己,克服倒下的冲动。此刻齐格飞先生对我展现出的无限依赖反倒成为了救命稻草。虽说知道这样的姿势看起来很奇怪,但我还是将双臂撑在他的肩上,深吸一口气开始处理汇入的信息。

闭上眼时,闪现过的画面变得清晰,那些矛盾着的东西逐渐在脑中形成了环状。我明白,这都是我的东西,只不过是被丢弃了而已,所以只要捡起来——比重新构建要简单多了。不知为何,触碰他们给予我了令人奇异的使命感,仿佛那就是我要去做的事。

但不管一次两次还是再一次的观看那些影像,我都无法说出那些东西的真名,无法认出任何一人,这不禁让我有些泄气。

但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了那样的孩子,瘦小的缩在队伍最后一排,不起眼的那孩子。但我的脑中毫无疑问地出现了他的名字。绝对不会弄错的,蓬松的乱发,澄澈的青色双瞳。与现在不同的不过是身形、衣着以及——

神情。当这句话要在思考中敲下句号时,我忍不住睁开眼看了一下埋在腰间的脑袋,突然意识到。刚刚,不同于往常的齐格飞先生的迷茫表情,和那孩子一模一样。

头突然像被劈开一样痛,我已无力再回到思考中,抑或挣脱齐格飞先生的束缚,只能任凭他像见到兄长的孩子一样抱着。他似仍在半梦半醒之中,口中声音软糯地呢喃着已经不能归类为语言的哼哼,让人忍不住就忘记了他的身份,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男孩。

既然这样,那就成全这个男孩吧,让他好好睡一觉。这样想着的我,摸了摸眼前触感很好的长发。

 

事情还是幸运的,至少齐格飞先生在其他队员之前醒了过来,没有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在我向他大概解释一番之后,他也明白了现状,冷静地道歉并放开了我。

你以为是这样?不不不你看看这个一脸慌张面颊通红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期的齐格飞先生,不管我说什么他都是那种我不是我没有的状态,真正地让我体会到了我过去可能认识一个假的齐格飞先生。他自从醒来的时候开始就是这样,自然是让身为被抱的人的我惊恐万分,脑袋里竟冒出了“你抱过来的时候不是挺起劲吗现在害羞个什么鬼”的神奇想法。

“齐格飞先生,齐格飞先生听我说。你只是抱着我睡着了而已。我们并没有发生什么值得脸红的事情。”

“……”齐格飞先生瑟缩着,咬住下嘴唇犹犹豫豫,“我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这种时候肯定是要撒谎说不了。我可不想再变得更加尴尬。

听到我的否认之后他的神情看上去稍许舒缓,语气也恢复成了平日里温和有礼的态度:“真抱歉,可是昨日我记得……”

“没什么。我起夜,然后你估计是认错人,抱住我倒头就睡。”

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微笑:“真是抱歉。认错人吗……”

这件事就此作罢,我便将关于昨日他为何不加解释地维护我的问题抛出。齐格飞先生听罢笑容不减,迅速猜出了我的消息源,却不肯告诉我答案。而且,他那模棱两可的回应也让人十分好奇。

“我不能告诉你,这得由您自己去想。”

“我总觉得你可能不是齐格飞先生,你一定是被假冒了。”窘迫与无语同时袭上我的心头,

“我没有被假冒。同时,这不是我不愿告诉,而是不能告诉。”他叹了口气,“也许您将来会明白吧。”

“就没有一点提示吗?”

“提示吗……这倒是,可以的。”

齐格飞先生微笑着,轻声说。

“勇者的使命与力量,是沿着一种脉络传递的。”

“这有关系吗?还有那种脉络到底是……?”

齐格飞先生不再言语,他揉了揉我的头,不知为何轻声叹气。


评论(8)
热度(32)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