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辣鸡。
谢谢你们这样照顾我。
fgo主咕哒相关,杂食混沌

勇者与委托人先生(六)【飞咕哒】

大家好,我是藤丸立香,现在正在队伍末尾绝赞混经验升级中。

昨晚齐格飞先生定下未来几日行进的计划后,我们整备一番便连夜离开了塞弗尼斯康德,朝森林那头的伏立昂公国进发。这几日来由于奇奇怪怪的各种跑腿请求和始终困扰这我的齐格飞先生的话语,我的能力值还停留在刚转职的数字打转。然而更不好意思的是,谁都能看出十分关照我的齐格飞先生发现了这项令人尴尬的情况,于是便有了在战斗时必须带上我一起的奇异规定。不得不说,只有一个人的幼儿园的确是过于清闲和难为情了,为此我抗议过,当然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没用。

齐格飞先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这个问题开始在脑海中萦绕着。对于我的特别关照,还有在与他交流时偶尔会有的那种眩晕感,让我的困惑不断加深。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我缺失了什么,而打开这东西的钥匙就是他——勇者大人本身。

我忍不住后撤几步,眼睛瞟向了一直靠在树旁观战的齐格飞先生。他紧盯着战场,向前线队员们一次次发送指令,虽没有直接参战,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存在感。

他是领导者,而我过去是无能的村人A,现在是无能的盗贼A。我们之间到底会发生什么,又能发生什么呢。说不定,一切只是我的幻想而已,只是睡眠不足导致的视觉错乱。但是——

我无法接受,以这样草率的理由说服自己。

求知欲真是从古至今最讨厌的东西了,但明知如此,我仍然想知道所谓的真相,齐格飞先生所谓的不能说出口的事。

突然涌入脑海中的知识打断了我的思考,我这才发现,就在我站着瞎想的时候,前面的打斗已经告一段落,而蹭经验的我,也似乎总算是,升级了的样子。这是新技能吗,我试着回想,然后便看到了这样的话语——

“空间裂缝”

尚未使用过所以没有说明具体的信息。

“继续向前走吧,再向前一点,在作为国境线的湖边扎营休息。”那一侧,齐格飞先生的声音传来。

 

伴随着“沙沙”的响动,我缓缓睁开了眼。有人拉开了我帐篷的拉链,轻拍我的肩膀叫我起来。一边念叨着谁啊一边揉揉眼睛,我翻过身子朝向他,却突然怔住了。

对上我的是,少年齐格飞的面容。不只是似曾相识的眼神,连身高,容貌都与齐格飞先生相似却多几分稚气,怎么看都是只有十来岁的他。他扯住我的袖子,轻声喊我。

“藤丸先生,藤丸先生……请您陪我去个地方。”

属于少年的清澈嗓音,传入了耳中。还沉浸在看到他的惊诧中的我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于是决定甩手不理他翻个身继续睡。

“……打扰到,您了吗。”

少年的声音有些颤抖,却仍然带着礼貌,他在身后又坐了一小会,才念着“告辞”直起身来,从这话语中明显地传出悲伤的意味。我连忙钻出被窝,一把握住要离开的他的手。少年有些慌张地回过头来,那双青色的眼瞳中还掺杂着些许水光,在月色下粼粼闪动。我倒吸一口气,向他道歉。他的面颊间泛起不好意思的微红,支支吾吾地重复了请求。

什么嘛,我这是……这孩子和齐格飞先生,一点都不一样。不过是长得很相似罢了。

我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让他在前方带路。

 

夜间的湖边气候时分凉爽,月色清朗地打在湖中泛起的波澜间。少年的口中哼着不知名的歌谣,伴着那声音,萤火虫缓缓从树丛间飞起,环绕在我们身边,像是一片莹蓝的雾。小巧的森林妖精游走在耳畔,他们对我诉说着什么,我试图仔细聆听,却只能明白几个音节。

“wei……biequ……pao”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正思索的时候,眼前的带路人突然停了下来,少年扒开路旁石壁上密密麻麻的爬山虎,一个看起来就很深的洞穴呈现在眼前。随后,他拉着我的手突然发力——

带着我跳了下去。

“你终于来了。”

厚重的声音在山谷中回响,我在不断的下落中,看向带我来到这里的少年。他的样子正在迅速变化,变得逐渐……

“因为太久没见忘记那孩子的样子,就化作他过去的样子了。好在成功了啊。”

像一条龙。

“你想找回,过去被丢掉的东西吗……那就给你看看吧,那孩子的记忆。”

龙爪挥向了我,这时我才明白,那些妖精想对我说些什么。

“危险,别去,快跑。”




想到少年飞哥我就jjyyd……

好吧只是我个人妄想哇……

评论(7)
热度(33)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