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辣鸡。
谢谢你们这样照顾我。
fgo主咕哒相关,杂食混沌

勇者与委托人先生(七)【飞咕哒】

——那是在同一日,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的,龙与少年相遇的故事。

 

视觉恢复的同时,我瞟了一眼自己突然变得巨大的身体,没错了,我变成了龙,这个故事的走向真是越来越诡异了,就算是奇幻故事也神展开的太离谱了,如果是读者的话看到这里应该要向作者发送“什么玩意啦”之类的弹幕了啦。吐槽力全开的我,想要试着动动自己的手啊不龙爪子看看,却发现回到了起点一般,完全无法操控。

是的,回到了起点——回到了遇到勇者之前的塞弗尼斯康德的我。惊恐之余有些失落感的我,看到自己的身体动了起来,在空旷的洞穴中缓缓漫步。

然后,随着翅膀扑扇和尖啸声从井口般遥远的光源处传来,我看到了另一只龙,它巨大,优美而雄伟的身姿伫立在阳光中,蒙上了一层金辉。没有语言,只是静静地看着它,它也静静地看着我,悲伤的情绪却不知道从何而来席卷全身。我突然感觉到了正在传递的为何物。

是即将失去最重要的东西的,悲伤的心绪。

巨龙缓缓合上与我对视的双眼,翅膀收起开始降落,鳞片上反射着不规则的金光,宛如波光粼粼闪动。它那对璀璨的黄金眸是多少勇士窥觊的宝藏,此刻却蒙上了浓重的雾烟。从那副身躯上滚落下的,是一只幼龙。它看上去只是刚刚长成了龙的样子,龙翅轻薄如一层透明的膜,镶嵌其中的白骨明晰可见。似乎还不会走路的原因,一瘸一拐地往我这边跑过来,在看起来更暖和的厚重龙脚下做了窝。

总会产生,这个拼命蹭着我的小东西不过是个孩子,与人类孩子毫无差异的存在的错觉。

巨龙还是不开口,只是看着我们,头低垂着,眼中的茫茫雾霭更加浓了。最后,在转过头的同时扇动双翼离开了这座安全井。

而“我”,则是向阳光少一些的石壁走去,步伐沉重缓慢,小东西跟在后面,好奇般上窜下跳。然而,洞口草石间突然发出的沙沙声似乎惊动了“我”,龙爪一挥便将小东西塞在了一根石柱后。

“啪沙——”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的是,高昂的,格外耳熟的惨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靠近了从洞口飞速降落的那个黑影,这显而易见是个人类,掉下来注定是会粉身碎骨的。这本不是自己该管的事情,但还是抑制不住般伸出手接住了他。

那个男孩子,一脸绝望的哭相,是在想些什么啊——

似乎这就是沉浸于悲伤之中的龙思考的全部事情。

 

“龙先生。”

这是醒过来的男孩,毫不意外般没有带尖叫的礼貌称谓,他有着温柔而怯懦的湿润眼神,那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龙所不明白的东西。但龙知道,他与自己这怪物一样,都有着悲伤的情感。

男孩有着银灰色的发和苍蓝色的眼,在并没有见过多少人类的龙眼中,是十分英俊的长相。可他极度自卑,不愿意提自己的过去,抑或任何相关自身的情况。

但是,关于那个人的事,他总是滔滔不绝。

那个人,在男孩口中,被叫做“藤丸先生”。自然是龙不知道的人。

藤丸先生真的相当厉害,不管和谁都能打成一片。

藤丸先生那把武器真帅气啊,听说是用遥远北国埋藏在冻土中的秘银打造,挥舞起来闪闪发光。

藤丸先生特别温柔,即便是这样的我也可以无限地包容。

藤丸先生他……

男孩总是将他挂在嘴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他的英雄。渴了就喝岩壁间的积水,饿了就在周边找点能吃的蘑菇野菜之类,似乎完全没有回去的意思。

龙实在忍不住了,打断那些断断续续的梦呓,问他:“为什么不呆在那人身边。”

男孩安静了许久,怯懦的蓝眼转动着锁定在龙的身上,随后泛红的眼中,第一次泛起了悲伤之外的感情,人偶般行为单调的身体亦第一次显出了活性。他的脸上固定的表情被打破了,出现的是——

笑脸。

“龙先生您,居然会说话啊。”

 

男孩的名字叫做齐格飞,这是那之后他主动告诉自己的。他似乎是在与那位藤丸先生的队伍分开之后,哭着没有看路,无意间闯入这里的。

“这还真是丢人啊。”

那孩子不知是哭是笑地露出尴尬神情,咧咧嘴。

而他口中那位藤丸先生似乎就是这一届的勇者了,据他所说,藤丸先生在同伴的排挤下尽全力保护着并没有什么用处的他,但他自己耐不过心里的内疚,留下一封信后偷跑了出来。

“但果然,没有那个人的话,我就无法好好活下去。”

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男孩已经不想再回到外界。而这时的龙,却也突然意识到了,这之外的可能性。

足以扭转今后相同局面的可能性。

“你想不想知道?”

男孩惊讶地仰起头来:“知道什么?”

“关于勇者,魔王,与这个世界的法则。”

“这些东西,现在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他失落般又瘫了下去,“我除了藤丸先生以外,已经没有什么牵挂的事情了。”

“如果我说,这样一来你的藤丸先生就能得救呢?”

龙看着少年讶异的眼神,轻声说。

“勇者战胜魔王,可是用自己的性命作为代价的。”






评论(22)
热度(32)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