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辣鸡。
谢谢你们这样照顾我。
fgo主咕哒相关,杂食混沌

勇者与委托人先生(八)【飞咕哒】

最近军训及分班英语考试,过一段时间再进行更新


我在看着的,就算是有些脑力的猩猩也能猜出,是巨龙的记忆。但我并不想关注与之相关的任何——原因也罢阴谋陷阱也罢——我只想好好将它看完,将那些模糊破碎的拼图凑齐,将那些包裹着真相的迷雾清除。

一直以来,齐格飞先生究竟在想些什么,究竟在等待些什么,又究竟在期许些什么?我已经等不及那永远不会到来的,他亲口说明的日子。

就让一切,在这里画上句点吧。

即便那时,藤丸立香会失去所有,就连身份也失去,永远回不到平凡的生活中。

 

齐格飞听完龙的话后沉默了许久,自顾自抛下“要考虑一会”的话语后便皱着眉头缩在一根岩柱后,咬着嘴唇一副思考困难的模样。刚出世的活泼小龙在他的身边蹦蹦跳跳,蹭着他的身体,似乎想要获取一些温暖。齐格飞见状也没有拒绝,将它捞到怀里抚摸。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他亲昵地挠挠幼龙的下颌,“真可爱。”

“它可是比你的年纪还要大,你还叫它孩子。”龙有些无奈,“我还没有取好名字,通常要待到这孩子踏上去战场的征途时,才会获得自己的名字。”

希望那一天不要来临。

这样的情感浮现在心中,眼前再次浮现出那一日,巨龙飞离时眼中的沉沉雾霭。究竟要如何才能改变这命运时钟的走向,龙其实也不太清楚。但是,如果是认识那位大人的那孩子的话,不,是只有信仰者般朝拜着依恋着的那孩子,才有可能作为一枚齿轮强行卡入,至少,能改变一点点也好。

龙既是幻想种,亦是父亲,亦是长辈。

它这般祈祷着,安静地等待着少年的回答。

 

“说起来,你和勇者,不,藤丸先生,是怎样认识的?”

龙突然涌起了好奇心,朝少年的方向言道。

刚刚还只是微笑着的少年,眼睛瞬间一亮,笑颜绽放得更为璀璨。

“那要从好久之前说起了,还请龙先生不要嫌弃我的语言组织水平哦。”

生在无名村庄的少年,始终重复着无尽的循环。照顾生病在床永远不会好来的弟弟,去隔壁的森林砍柴。一日又一日,从未偏离过方向,一直一直停留在这里,就像是上好发条的人偶般。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束缚呢?只有思维自由的少年每时每刻都这样困惑着,然后继续被设定好的行动。

直到勇者到来的那一日。

黑发的少年勇者空着手,带着一帮形态各异的伙伴来到了这个村庄歇脚。他们专程过来探访了兄弟俩,还给床上的弟弟带来了行程中收集的药草。这样贫穷的少年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回报的,只好搪塞说着“没有报酬也无所谓啦”的微笑着的勇者,让他明日再来。

晚上,少年翻出了身为学者的已故父母的神秘箱子,打开后看到了当年没有看懂的,类似于藏宝图的东西。如果是宝藏的话说不定就可以当做谢礼——

这样想着的少年,不顾已经迈入深夜的时间,照着指示的路线奔向村后的森林。然而在躲过重重魔物后,抵达终点洞窟时,他发现,事情有些偏差。

眼前的,是一头沉眠着的红色巨龙。

他瞬间被吓得跌坐在地上,然而就是这声巨响,吵醒了巨龙。它灿金的双眼紧盯着自己,鼻息间喷出炙热的龙息。逃不了的,这样的念头已经成型。

“Gandr.”

短促有力的音节。少年温和的嗓音响起,随后巨龙的身躯摇晃几下,再次倒下,闭上了双眼。

“对,对不起……”他小声道歉,却被对方宽厚的手掌抚摸了额头。

“一起回去吧。”


评论
热度(23)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