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期末绝赞学习中
天天补作业
 

沧海一粟(四)

似咸鱼博主了



时间是,补给送来的那天,来的人又换了新面孔。齐格飞看着他的背影,想起阿斯托尔福还有上一任,如果人员一直这样流动下去,他会忘掉他们吗。还是说会化作他记忆里模糊的符号呢?可他并不适合思考这样的问题,一会儿便有些晕眩,只得晃晃有些沉重的头,认真看着手里似曾相识的花束。这是什么花来着?

“是迎春花。”迦尔纳靠在他身后的钢壁上说,“第二年的春天到了。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已经不痛了。”他试着触碰了一下胳膊上的纱布,“痂结好了,过几日应该就没事了。”

那是上周的事了,他们和B小队一同搜寻时撞上了几只正试图刨开一个洞口的龙牙兵。因为太久没战斗,他们的身体都已有些迟钝,最终虽是取胜,却是都挂了些彩,最严重的则是为后方支援的B小队挡下数击的齐格飞,他的胳臂被打飞武器的龙牙兵用爪牙撕裂了一长道口子,霎时间血流如注,幸亏B小队带了些急救物品才止住。

迦尔纳见他如此便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又问:“你最近睡得不好么?”

“有些事,只是想着……并不严重,你不用担心的。”

“是不能告诉我?”

“……嗯。”他点头,心里有几分愧疚,迦尔纳却并不在意般,点点头,“是我多问了,抱歉。”

齐格飞过去拉他的手,两人便是往前走去。最近虽是因为那次经历闹得惊惶,但却并未再遭遇,反倒是回归了以往的平静。迦尔纳和他有时便也顺势放松了些,走在隧道中宛若散步,十指相扣,累了便回房歇息。他们早已不再分床,迦尔纳的手搭在他肩上或背上,力道松松地环住他,或是把脸埋在他的长发里,身上暖和的要命。齐格飞吻他的额头,他们就一起闭上了眼睛。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至少对于齐格飞来说。将那个大枕头塞到迦尔纳怀里,盯了一会他的睡脸,便提起床边的大剑,换上了一身战斗的装束。脚步踏到门外,忍不住回头再看看,但还是出了门。

沿着隧道一直走,他抚摸着墙壁试探着那一侧的动静,安全、安全……一处又一处,直到幽幽冷光照射的尽头,他注视着那里,继续向前,走向安全区以外的地方,大剑已经出鞘,握在手里。步伐缓慢曳动的声音是突然响起的,随后加快,直至它的爪尖踏入因距离而十分暗淡的灯光中时,齐格飞低下身子,后脚微微发力便是朝着那边跃去,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剑已一个横挥击碎了脆弱的身体。

——他们并没有回到过去的安宁时光。

齐格飞拖着剑继续前行,摩擦间刺耳的声音顿时响彻了这段由废金属铺成的道路,亦将所有潜藏的敌人的视线引到他身上,他点燃收在口袋里的燃烧棒往路边丢去,任它们照亮自己。风声从耳侧擦过的同时便响起了用剑击回的当啷声响,随即又是冲刺后强力的一斩,隐藏在废箱子后的弓手也化作了粉尘。

——外面的世界已经不妙了。

战靴踏进了一湾浅水泊中,剑士们从各种各样的地方跃下试图对他展开围攻,但也只能被他迅速地解决,弓手射出的箭明明命中了胳臂与胸腹,却连血都没有流,像是射到石头上般弹了回来。它们开始对这个不知来自何处的敌人感到恐惧,却在战意略减的同时被瞬间击碎。他势不可挡,英勇的程度简直不像个人类。

等等,人类?

他,齐格飞,早已不是人类了,至少从外貌上看,不过是能成为人型的东西罢了。他的头上盘着古木枝干般的角,身后粗壮的尾部扫在地上,背后扑扇着黑色的翼。他的身上有着来自古代的威严气息,这令剩余的龙牙兵几近于放弃般被他尽数碾碎。此处已经逼近外界,似乎经过多次修补,却又被打破的洞口透出光亮。他从绑在腰侧的工具箱中取出锤钉,在周围的金属废料中试图寻找合适的填补上去。

“齐格飞?”熟悉的声音传来。

齐格飞的身体猛地颤抖起来,他不敢回头,只是说:“别过来。”

“齐格飞,你没事吧?”步子很急,背后的人似乎是穿的拖鞋,脚步声中带着轻微的拖沓。齐格飞几乎就要哭出声来,他蹲下的身子蜷成一团,刚刚的英武瞬间收拢为脆弱,他说:“迦尔纳,别过来……回去,别过来……”

越来越近了。他几近绝望。

“别过来好么,迦尔纳,别看着我,我……”

我已经是个怪物了。

我已经没资格去让那么好的你包容了。

我已经没办法回头了。

温暖的手臂突然自身周环绕过来,惹得他一惊。迦尔纳从背后抱住了他,头抵在他的脖颈下方,嗓音里是刚起床的软糯气息。

“你没受伤吗?”

“……没有,但是——”

“那就好。”

他的手臂收紧了些,齐格飞回头对上他的视线,海蓝的瞳中一片惊慌迷茫。

“我们回去吧。”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14)
 
上一篇
下一篇
© K困困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