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期末绝赞学习中
天天补作业
 

约饭(李泽言x你)

爽文,自娱自乐一下,第一次写这种估计写得不好

本来想元旦发结果忘了……

夹在元旦和生日中间了emmmm




你与李泽言约了许多次饭了。

     

你看向正在切牛排的他,骨节分明的手上下起伏,指挥乐曲似的。他的手很好看,是浅浅的皮肤色,大而不显得粗犷,干燥略凉,将你的手包住的时候只让人感觉密不透风的心安。他总取笑你手心热像个火炉,而你也不反驳,大大咧咧把手摊在他掌中放热。

“发什么呆?”他动作停顿抬眼瞥你,语气淡淡并无责怪之意,而你也早已习惯般不介怀地傻笑,拿起刀叉将视线转回盘中的食物。

“今天有布丁吗?”

感觉气氛有些沉闷,你忍不住开口问出这个你思索了许久的问题,而李泽言蹙起眉头催促你快吃,并不正面回答你,则又挑起你几分兴趣来,可这个男人虽说向来不爱撒谎,隐瞒却是做的滴水不漏,任你怎样也撬不开他的嘴,你忍不住心中有些愤愤然了,认输般扭过头要向他置气。

今天是李泽言请你吃饭的日子中平淡无奇的一天,他亲自下厨。你依稀还记得第一次知晓他精湛厨艺时略带惊恐的诧异,但日子久了似乎也就习惯了,看着看着还有点反差萌的感觉。他有时候也会带你去些餐馆,有你名字都没听过的高档地方,但也有你喜欢的简餐小店。由你挑地方的时候你总担心他吃不惯,但一看到他板着的脸,话就溜成了“你还能来这啊”和“你是总裁你做主”这种奇怪的挑衅语气。你以为他会生气,但仔细一看却发现他隐忍在嘴角的笑意一闪而过。

于是你又越发大胆了。

但今天其实又是有些许不同的,今天是一月一日,新年的第一天。他昨天本想约着一起跨年的,但你想到自己得通宵加班搞定一档即将上线的栏目,于是拒绝了,他也没生气,只是让你以后记得提高效率提前完成工作便是作结。你心中自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想来一般更忙一些的他抽出时间想要陪你也是花了不少功夫,总得做些补偿。可还没等你要把工作忙完好好想想,时钟便是抢着快要迈入第二年了。你在寒风中吸鼻涕,接到他的电话,要你拿个外卖,便是等不及蹬蹬跑下去,看到熟悉的车上车窗落下来露出他的脸。他招手要你过来,把一盒布丁塞到你手里,拍拍你的头,语气温柔。

“新年快乐,去忙吧。”

你傻笑着点点头往回走,一步三回头,看到他向你挥手叫你快去,车子却是一直没启动。

这是你们交往后的第一个元旦。

好不容易等你把事忙完,他再问你今天的安排时你忙是欣喜答应,带着没睡多久的熊猫眼拉着已经休假的悦悦在新光选了一上午礼物,在家里捣鼓好久,才是踏着点匆匆出门一路到了Souvenir。李泽言已经在后厨待了一会了,见到抵达的你稍作寒暄便回身去端菜,你把礼物藏在身后坐立不安,晃着腿胆战心惊生怕被他发现。

这样的心情状态一直持续到了现在,你脑子里思绪纷乱,但还是留着一部分空间享受李先生无与伦比的厨艺的,被美味感动到流泪的程度,你望向他的眼神中添了几分显而易见的倾慕。他看上一眼,便是掩饰不住地翘起嘴角,但还是嘴上不服输地叫你别一副傻相。

恋恋不舍地放下餐具时盘子已经变得光洁亮丽,宛若刚过一边洗洁精,你夸赞他的好手艺,末了停顿一会,终是提起了勇气。

“我有东西——”

你听到他口中念出了与你完全相同的词音,两人的视线瞬间对上了,你忍不住噗地笑出声来,摆摆手叫他先说,对面的人却是微红了面颊,让你先。

你先就你先。你闭上眼睛用尽毕生的勇气把那个扎了缎带的盒子推到他面前让他拆开看看,他有些惊讶,小心裁开包装后也是露出了无奈的笑。

“什么嘛。”

一个超大版的公仔,眼睛的位置稍微有些歪了,针脚缝合处歪歪扭扭的,你忍不住抱歉地捂住了脸。毫不费劲的,和李泽言一起在娃娃机前抓到这个公仔的回忆涌起来了,但和那个小玩意相比,这份礼物虽然大上了好几个码,却是粗糙了不少,让你只想再把它拉回去。这几乎是你第一次做手工活,时间还这么紧,未免难度有些大了。

“等、等等,我还有东西要给你的。”你赶紧在李泽言面前晃晃手臂吸引他的注意,从包里掏出一打你自己做的布丁。自从他“你也只有布丁做的还行”的奇怪夸奖后,你便在家勤学苦练,隔三差五做上一两个送给他——只不过这次的目的是赔罪,因而比起平常更加用心,也做得更多了些。你看着李泽言那张忍笑的脸,忍不住有些失落了。

“你开心就好啦……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来着。”你嘟哝起来。他却是站起身越过餐桌,手搭上你的头顶,你愣愣地任他揉了会儿,才听到声音自上方传来。

“是挺不好的,公仔不论,那么多布丁你是想撑死我吗?”

“……笨死了。”

你也不知道怎么反驳,怼他的话却是已经不过脑子地吐出来。

“那李先生您是很聪明啦?”

你听到他带着笑意的回应,随后大手下移遮在你的眼前,直至过一会“睁眼”的指令响起才移开来。

什么也没有。面前的一切都如同你之前所见到的哪样,只是李泽言不见了,此时你感觉到背后那个身体带着热度缓缓靠近,从后方环抱住你。

“手抬起来。”

你乖乖照做,于是带着凉意的另一只手缓缓覆上,再移开时已将一枚戒指戴在了你的无名指间。

“新年快乐,那么……我该如何称呼你呢,现在?”

他隔着极近的距离盯着你,而你又怎么会有拒绝的权力。于是他笑了。

“李太太?”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36)
 
上一篇
下一篇
© K困困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