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辣鸡。
谢谢你们这样照顾我。
fgo主咕哒相关,杂食混沌

吞噬【1】

之前手机忘记排版了对不起对不起QVQ         

 [相关:可能是个长篇,可能难产…同学点的爱情故事被某人的脑洞毁灭后的产物…非同人第一次写完全不会…无比紧张不对反正没人看我紧张啥…总之希望你们能看的开心xd以及欢迎来找我玩儿! ]

 弗雷德哼哧哼哧的把木桶抬上楼,脚下的楼梯发出吱吱呀呀的抗议声。他不高兴的撇了撇嘴,一脚踢开了卧室的房门。 

正对着房门的床上,本来正闭目养神的黑发瘦小少年被吓了一跳,连剑都出鞘了,在看到弗雷德那懒散的面孔后又急忙收起。 

“连伤都没好就迫不及待要和我比划比划了?”弗雷德牵起一边嘴角,将木桶砸在桌上,“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我真是怀疑你的性别。”

 少年皱起眉头,清秀的五官拧成一团,但他还是飞快地收起了这幅表情。

 “给我看看你的伤。”

弗雷德打开柜子的抽屉拿出铁盒,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消毒药剂和五颜六色的药膏。 少年嘀咕着伸出手,脸上竟有些喜悦与不屑,这可是让弗雷德吃了一惊。这小子通常一提到搽药几乎要掉眼泪,今天如此反常,一定是有什么不对。

他一把翻过少年的手臂,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本排在少年上臂中央的一道近乎贯穿的伤口,现在只剩下了一道长疤,颜色浅红,似乎马上就会消失。 这根本不可能。 一个昨晚刚刚受伤的人,怎么可能一天时间内就愈合的几近完好无损? 

黑发少年看着他的表情笑得快要昏厥过去,完全不顾弗雷德有些凝重的脸色。

“我还有点事要干,你自己擦擦身子去睡。”

 确定了少年今天除了睡觉看书什么都没有做后,弗雷德抛下这句话就匆匆离去,留下了还在笑个不停的少年。 

“莱恩先生,莱恩先生你看到了吗?刚才他的表情…天哪,真是太棒了!” 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坐在窗口的那团黑影,青年耳语般小声说着。

 与此同时,弗雷德的手停在了厚重古籍某张泛黄的书页上,数排用粗笔圈起的怪异文字格外醒目。 他的手有些颤抖的按在书上,恐惧感让他几乎双腿跪下。但他还是咬紧下唇继续阅读着,一遍又一遍。

 寒冷的风带着凄厉的呼救声突然从阁楼的窗子灌了进来, 但他没有动。 并非不想动,而是无法动。一种并非物理性质的力量将他栓在了这里。 

风终于停了,弗雷德的双腿重获自由。他用自己平生最大的力气奔向卧室,撞开了那扇锈迹斑斑的铁门。 

黑发的少年仿佛睡着了一般,和平日一样,他又不小心把被子踢到了地上。弗雷德伸出手,像往常一般替他盖好被子,趴在床边看他的睡颜。 

这孩子尽管还不懂事,但长得可真标致,就像他爹娘一样。 

他的手轻轻揉了揉少年的头发,却不小心把少年头的位置偏了偏。 

看到黑色的血从少年唇边留下时,他十年没掉的眼泪突然就开了匣。



 +TBC+

 

评论
热度(6)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