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守卫(米英米.ooc强)

{乱写的米诞贺………不要在意细节,尽力写得很甜…}

亚瑟微微抬起头,将视线从手中碎裂的尸体上移开,蹙起眉头,瞟向对面那个带着笑容的男人。

阿尔弗雷德拉起最后一个家伙,冲他笑得灿烂,嘴里还在叽哩咕噜说什么。当然亚瑟是听不懂的,他只知道,这个人正在以一种灼热而犀利的目光打量着自己手中惨遭碎尸的可怜的肉块。

他感到一阵阵恶寒袭来,伴着冷汗从背后冒出。幸好他不是背对阿尔弗雷德,这让他不会那么狼狈。

阿尔弗雷德用力吮吸着掌中纤细的脖颈,目光却始终没有移开。亚瑟多么希望,他能多喝一会儿,但这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

阿尔弗雷德笑着收起了双手,那东西瞬间掉落在地,成了与一团尘埃同等的东西。

“你…”

亚瑟微微退后了一点,腿脚僵硬,这男人强大的威严感将他压得抬不起头。

“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恐惧,但更多的是惊讶。这让他的声音颤抖,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去听。

“很美味不是吗?”阿尔弗雷德舔了舔留下痕迹的唇,迎着窗外的阳光笑了起来,这让他仿佛恢复了原来少年时的天真模样,“你不想要吗?”

亚瑟下定了决心,将手中那堆肉块丢入了垃圾桶。

“我…不能和你一样。”

他正了正领带,一步一步逼近阿尔弗雷德。每一步都重而响亮。

“我们回家好吗?”

他伸出手,可男人摆出有点疑惑的模样说:“我还没饱。而且亚瑟你之前都不和我说话啊,好不容易一起出来饱餐一顿,你又这么快就要回去。”

“我们的存在,不可以给他人带来负担。”亚瑟的手仍未收回,他弯下腰,认真而温柔。

阿尔弗雷德别过脸叹了口气,将手放到亚瑟手中。

“不就是不想在M记吃饭吗,找什么借口。”

“这地方空调开的太大了…还有你的食量怎么又加了这么多?”

“最近减肥运动量有点大嘛…说起来你不吃就放着,干嘛把那盒鸡块给撕碎,还丢了。”

“我不丢的话,它不也得被你吞了…你那杯可乐还没喝完就开始盯着它了。还有快走,你不怕清洁工找你,我怕。”


评论
热度(15)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