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写的辣鸡。
谢谢你们这样照顾我。
fgo主咕哒相关,杂食混沌

末路(二)

(鹤一期,现代paro,长篇,OOC极强....会从两个视角交替进行)

第一章请走→ 

将半昏迷嘀咕状态的一期一振扔到松软的大床上,鹤丸国永觉得自己的寿命都消了一半。

当然,一期一振并没有那么重,鹤丸引以为傲的体力也没有那么弱,只不过他们折腾了太久,久到他感觉自己的膝盖现在酸疼得随时就要弯下去。

本来的结局应该是他把一期一振送到近在咫尺的宾馆房间,可好不容易到了那一层,负责指路的一期一振突然就搞不清楚方向了,半天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房号,再加上体力不支,直接瘫倒在了鹤丸的背上。于是,鹤丸国永就相当负责任的把他背到了三层楼上的自己的房间。

这么一来,半个小时就消失了,还带走了鹤丸下楼看看其他同伴的耐心。

昨天晚上,他本来应该和那群醉鬼倒在一起等宾馆的工作人员来发现尸体,但出现了那么一点小差错。他在吃鱼时看到被逼讲笑话的江雪左文字,于是他激动地把那整块鱼带着刺吞了下去,而几根刺也相当争气的卡住在了喉头。等到他用尽办法解决好它们时,该灌的酒都灌完了,周围已经倒了无数英雄好汉。

无奈地调整了空调和灯光,担心财物丢失把门锁好,准备回去洗个澡再回来接他们。

于是他就在路上,碰到了喝得最少睡得最早的一期一振。

擦拭了一下身上的汗水,鹤丸国永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屁股坐在一期一振的旁边。再次陷入昏睡的他眉头微微的皱起,额上的汗滴黏住了刘海,小麦色的肌肤有些微微泛红。

这个人的酒量还真是差啊。

用自己的毛巾擦了擦他的脸,鹤丸国永轻笑。

“药研...药研。”

从昏睡中的一期一振口中,突然传出了奇怪的名词,这令鹤丸国永相当好奇。

药研是指...捣草药的那个东西,他念叨这个干什么?

从这以后,一期一振地脸色越来越差,汗水越涌越多,鹤丸国永有些担心地碰了碰他的额头,滚烫的温度瞬间传递过来。刚刚隔着毛巾,他以为一期一振只是喝了酒身上有点发热,现在才知道,眼前这个青年已经发起了高烧,而且病情正不断严重。

真是个麻烦的人,可他就是不能置之不顾。

鹤丸故意地长长叹了口气,起身想要去楼下买点药,却被一期一振紧紧拽住了袖子。

他双目紧闭,不知正在做着什么噩梦,下意识的把鹤丸国永当做了那根救命的稻草,紧紧拽住让他无法摆脱。

所以才说,真是个麻烦的人。

他坐回原位,一遍又一遍地擦拭一期一振的脸,再一次的叹了气。

不过就这样,也不错吧。

趴在被子上端详着那人的脸,鹤丸国永这样说。


评论
热度(13)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