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末路(三)

来个太太给俺画个GACHA的封面吧!!求你们!!

(对一个手速为不带马和轻骑的裸装不特化石切丸级别的人来说,真心算得上是高产赛那啥了(x)

(鹤一期,现代paro,长篇,OOC极强....会从两个视角交替进行)

晚上更四

一请走→ 一

二请走→ 二

那可真是一个漫长的梦。

醒来的时候一期一振满身是汗,他没有想到自己和噩梦这么有缘,做完两个又两个,内容还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第二次要稍稍好上那么一点。

那时,有一只冰凉的手紧紧抓住了他,一直都没有放开,这之后他的梦境分崩离析,身体舒适的像是漂浮在云端,但仍下意识地抓着救出自己的那只手。

当然回忆是短暂的,有些凉爽的风从打开的窗口吹进来时,一期一振打了个寒战,总算认清现实。他现在上身一丝不挂,正躺在一张豪华而陌生的大床上,而房间的布置,也显然与自己定的单人标准间不同,奢侈无比。

这是什么巫术?

一期一振觉得自己还有些不清醒,他的脑袋确实也有些昏昏沉沉,身上也没什么力气。昨天他只记得自己喝了点酒,然后在回去的路上被不知道具体身份的熟人帮着扶了一下。那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不过,昏迷之前,似乎有谁的双眼闪过。

那双眼睛有着璀璨的金色,宛若繁星。

这么说来,昨天一起吃了饭的人里,有那样金色双眼的人,除了自己也就只剩一个了。

这样思考着的一期一振,总算发现了在被子的角落里,还缩着一个人的头,由于那人的头发,皮肤和衣服都是白色,他一直都没有看到,而且就在同时,他也明白了,这就是昨天帮了自己的那个人。

“鹤丸先生?鹤丸先生?”

小声唤了唤一动不动的青年的名字,一期一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但是青年还是将头埋在被子里,一动不动,这让一期一振感觉有点奇怪。不过,昨天他离开的时候也已经是凌晨了,鹤丸国永睡得应该要更晚一些,现在叫不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样放心了的一期一振轻轻起了身,为了不吵醒鹤丸国永而蹑手蹑脚的在房间里轻轻走动,身体还有些无法使力,他只能到处找能扶的东西。

自己的衣服到底在哪里啊?

几乎逛了个遍的一期一振,终究还是有些失望,他刚一转头,就对上了一对金色的眸子,那里面藏匿着压抑不住的笑意和兴奋,仿佛是天真的孩子般,无比璀璨的双眼。

“早上好,一期。有被吓到吗?”

有些低沉的,与这副模样并不太配的声音,似乎因为刚起来的原因含混着鼻音。

一期一振突然就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漏跳了一拍,然后开始急速地奔驰,脸上的颜色无法控制地又涌了上去。鹤丸国永眯起眼睛对着他一笑,总算移开了脸。

“发烧了还穿成这样到处跑,先回被子里去,我给你拿。”

一期一振就这样涨红着脸回到了床上拿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不用想都知道鹤丸国永说的是真的。他看着鹤丸国永扒拉着行李箱,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现在几点了?”

“快下午一点了啊。”

一期一振的脸霎时间变得刷白:“我们定的返程机票是中午十二点啊!”

“安心,其他人都已经被我强拖起来上飞机了,你是病假,老爹那边我已经打过电话了,改成了明天的班次。”鹤丸国永淡定无比,“我去你房间把你行李拿过来了,但是里面只有另一套西装,所以你先穿我的。”

接过那件白色的,还散发着淡淡洗衣粉香气的POLO衫,一期一振愣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鹤丸先生,有件事一直想问了...”

“关于我为什么要从总部调过来?”鹤丸国永转身面对着他,微微挑起了眉,“我记得你也是在我之前从那边调到这里的。”

“虽说有些抱歉,但我的确有些好奇,如果不便回答就算了。”

一期一振无意触犯鹤丸国永的隐私,他的确只是好奇,毕竟眼前的这个青年,看起来再怎么不像,他也的的确确是...

“下午陪我去买点东西。”鹤丸国永恢复了往日的笑容,“至于刚刚那个问题...”

自己顶头上司的亲儿子。

“我也不知道。”

评论
热度(8)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