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末路(四)

“唔...三十七度整,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督促一期一振服药后,鹤丸国永找前台小姐要了体温计来试了试。

一期一振的烧虽说来势汹汹,但走的也确实相当迅速,才半天时间就退得差不多了。喝完这次药,应该就不会再复发了。但即使这样,鹤丸国永依旧是借了酒店工作人员的制服外套给他套上。

走出房门,前往步行街的那段路上,鹤丸国永在前面大踏步踢着小石子哼着歌,时不时的回头偷偷看看身后那个病号。尽管身上套着的是并不那么正式,甚至有些土气的紫色酒店员工外套,但一期一振还是用那张完美无瑕的脸把它穿出了名牌的气质。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长成这样的啊?

鹤丸国永在心里说道,不禁因为有些微妙的嫉妒而鼓起了脸颊,脚步跺的更加用力,后方的一期一振也只好加快了脚步,始终跟在他身后半米左右的位置,他什么都不说,只是这样体贴地照顾着鹤丸国永的自尊心。

真是个令人烦躁的人。

鹤丸国永想起了刚刚在房间里,一期一振向他提的那个问题。一期一振是分部除了老板以外唯一一个知道他特殊身份的人,原因无他,因为一期一振当年也是以如此方式,从总部调了过来,自然是见过曾经风光无限的鹤丸国永。

一期一振问那个问题,大概也是不太理解他自己当年的调职吧。

鹤丸国永这样想着,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后方的一期一振似乎没有料到,脚步还没有来得及刹住,差点整个人撞到鹤丸国永的身上。

“对不起,鹤丸先生。”

对着赶紧摆摆手,稍微有些脸红着道歉的一期一振,鹤丸国永轻轻笑出了声,不禁抬起手去摸了摸他的头顶,柔软顺滑,就像某种丝绸轻轻摩蹭着手掌,这让他感觉相当舒服,就忘记了去看有些不知所措的一期一振的脸。

“鹤...鹤丸先生?”

总算是回过了神呢。

鹤丸国永这样想着,轻声说:“一期,你能相信我吗?”

对面身高相仿的青年带着疑惑的神情,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的问题,我是真的不知道答案。”

说完这句话之后,鹤丸国永便转过了身子,不再看那张温柔笑着的面孔。

“不过,有些东西,不知道也是好事吧,你太辛苦了。”

似乎不太理解而在思索什么的一期一振,迟迟没有跟上来。鹤丸国永知道,但也不停下,只是向前走着,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还愣着干什么,走啦。”


评论
热度(14)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