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鹤一期,GACHA的梦的企划

以及兄弟们我要开学了,末路以后估计会成半年更XD这篇写得也挺匆忙的,不太满意,以后有机会再重新写吧


等到时钟敲过了十一下,一期一振才有些困难地从书堆中抬起了头,额上还冒着冷汗。不知不觉中他竟已经入了睡,不过也不能怪他,毕竟这些资料太过晦涩难懂,如果是其他人的话说不定半小时都撑不到。

不过他倒是难得的做了个梦,至于具体内容则是模模糊糊想不起来了。

身后传来了一声声轻微的呼噜,却并不吵人,反倒衬得屋子更加宁静。

收起桌上乱作一团的东西,一期一振朝后看了看熟睡中的弟弟们,扭转了台灯的开关。

和漆黑一片的屋内相比,只是住宅区的门口都显得十分明亮。年迈的保安手拿着冒热气的茶杯正在看着不知名的电视剧。听到一期一振的脚步声后他侧头看看,给他开了已经锁上的铁门。

“一期啊,这么晚又出去啊?”

一期一振蹲下身调整已经有些松弛的鞋带,点了点头。

“出去跑跑步。”

“快要考试了吧,也不能熬这么晚,要注意身体。”

他抬起头冲老人微笑了一下,随即脚轻轻点地,便开始了他每天的日常任务。今天他的状态很好,心脏跳动的频率都很稳定,但不知为何,稍稍有点不适。

从刚刚醒来时,就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反胃感,也许是因为没有吃晚饭吧。

转眼间他已经离开了小巷,跨过只有路灯照耀着的漆黑长街,又过了两个十字路口,总算是到了步行街上。由于经济原因,一期一振的家离中心城区相当远,不过周围基础的设施还是应有尽有,如果像他这样跑个十来分钟,就可以到达比较繁华的地段。

和住宅区周边的寂静无人相比,这里即便是深夜也依然灯火通明,路边的霓虹灯招牌悬在空中,彩色的气球被绑在高楼上,路边不少穿着时尚的男女挽手走在一起,店前有暴露的女孩子朝街上来往的人分发传单招手揽客,一期一振挂着微笑对她们摆摆手,便径直走过。

当然,长相清秀好看的他,难免会在路上接到些自称星探的人的“骚扰”,这些都被他一一回绝。还有十几天就是司法考试了,这些繁杂的事总是会带来一些影响的。

走进街边一家有些冷清的快餐店,点了一份最便宜的套餐,一期一振扭头看向了挂在点餐台上的电视,现在似乎是广告时间,没办法得知是什么节目,但从正对面坐着的,正指着它叽叽喳喳聊个不停的浓妆少女们的言语判断,应该是什么偶像相关的节目。

到一期一振的菜上来时,节目总算是继续播放了起来,看起来是一个直播的偶像访谈节目,女性主持人笑着说“让我们把现场交给他”一类的话之后,摄影机便转向了另一侧的舞台。

说到舞台,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人,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咬了咬筷子,一期一振决定还是看一下,毕竟也算了解一下那个人的生活环境吧,辅佐某个人每天在光芒四射的舞台上唱唱跳跳,接受无数粉丝接近狂热的爱,这以他的实力来说,是必定可行的。

刺眼的明亮灯光散去,从后方缓缓走来的人穿着一身黑,在光影效果中无法看清他的面孔,但他确实让人觉得相当熟悉。眼看着聚光灯轻轻落在他的前方,而他轻轻迈开步子走向那光圈。

“啪!”

一期一振地筷子重重地拍在了餐盘上,发出一声脆响。

“这位客人,您...”

连老板似乎都有些被吓到了,走到他身前询问他的状况。一期一振以“身体不适”牵强带过,摆出了日常的笑容,而内心却是狂风暴雨。他走到对面餐桌边仍在讨论的女孩子们前,正要开口,却是直接的听到了自己需要的答案。

“你不觉得国永真的很帅吗?和那位传说中的偶像兼定大人齐名了欸!”

“是倒是啦,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兼定大人一点!”

兼定大人是指和泉守兼定,这他曾经听乱提到过。而那位“国永”,尽管并没有人告诉他,但他也明白了。

国永,也就是现在正在舞台上唱着情歌的那个黑衣男子,是鹤丸国永。

他突然地就想起了今天自己做的梦的内容,那是一只浑身洁白的鹤,在火焰中起舞。

迅速吃完剩下的东西,一期一振急匆匆地出了餐馆,一路飞跑。这确实是有些不对的,在数年前最后一次见面时,鹤丸国永明明告诉他,他要去做一个三线明星的经纪人。

“不过老板说干得好的话,就可以往上提拔,说不定会成为大明星的经纪人呢!”

“鹤丸还真是喜欢明星之类的东西啊。”

“不觉得很明亮吗,和名字一样,就像是星星,在黑色的夜空中发光发热什么的,感觉很伟大呢!”盯着电视机的鹤丸国永脸上浮现出了期待,不过下一秒他就无奈的摊手,“一期这种只懂学习的人是不明白的啦!”

鹤丸国永是一期一振的高中同学。在开学的第一天,他以脸朝地的姿势和上课铃一同闯进了教室,抬起脸对着被事先安排好值日的一期一振呲牙笑:“被吓到了吗?”

不过在他的请求下,一期一振也就没有在当日迟到上记下他的名字,就这样,鹤丸国永以欠了他人情为理由,迅速的和他混熟了。

两个人这样嘻嘻闹闹的过了高中三年,正当一期为着即将到来的分别而痛心不已的时候,出现了奇迹。平常比他低了一百多分的鹤丸国永,竟和他进了同一所大学。

“这可是真的是吓到我了啊...”

那是他第一次被鹤丸国永吓到,也是最后一次。由于科系不同,长相性格又格外讨喜的鹤丸又交到了女朋友,一期一振便和他渐渐的疏远了,只是偶尔还一起出来吃个饭。在鹤丸国永开始实习的那个晚上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没想到志向是经纪人的鹤丸国永居然去当了明星啊...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回到家之后,一期一振平复了一下心情,在柜子里翻找一通,总算找到了一件看似比较正式的衣服。稍稍收拾过后,他给那个几年没有通话过的联系人发了一条短信。

“明天我们碰个面吧。”

没有了回复。想必对方也是有各式各样的通告在身,毕竟艺人可是很忙的啊。再说,这么多年,他说不定换电话了吧。

只不过,自己留了几年也没有换过的电话,也没有等到他的联系呢。

一期一振躺进被窝前,最后一次的看了看手机,关上了屏幕。

他又难得的做了梦,梦中仍然是那只仙鹤,仍然是在火中起舞,只不过看上去狼狈了许多。而且这次对于梦的记忆,一期一振居然持续到了早上。

迷迷糊糊地刷了牙,将冷水泼在脸上的一期一振提醒自己,不过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而已,至于这么想他吗?

至于吗?

手机突然的震动起来,惊得他一弹,赶紧把它从口袋里摸了出来。而发信人一栏,赫然是鹤丸国永的名字。

“可以啊,今天下午四点钟,在老地方等你哟”

还是那么孩子气啊,居然还用颜文字。

一期一振这样想着,无比精神的开始期待下午的会面,当然,这也是一件相当让人头疼的事,至少让他一个上午都没能成功的看进去一句话。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问了问乱关于鹤丸成为明星的事,没想到对方竟相当惊讶他不知道。

“我当时不还给你看了报纸吗?”乱鼓着腮帮有些生气地说。

看来是自己疏忽了啊。

一期一振苦笑着打开了电视,手中的遥控器突然就被乱夺了过去。

“现在正要直播国永大人参与的真人秀呢,一期哥陪我看嘛!”

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乱以撒娇的口吻蹭了蹭一期一振。当然,他也确实是点了头,不知道是乱的撒娇成功还是自己想看,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

屏幕中出现了鹤丸国永的脸,他正在和人争夺什么东西,像是摔跤比赛一样。

相当厉害呢。

只不过,下一秒钟,鹤丸国永突然就被推倒在地了,然后工作人员纷纷围了上去扶起他,但他似乎受了什么伤,被经纪人带离了现场。

“希望没事吧...”乱这样说着,换了台。然后,一期一振的手机开始爆发出了铃声。

“对不起啦,一期我这边出了点小状况,下午还是算了吧。”

“没事。”

对面似乎有很多人在,吵吵嚷嚷,鹤丸就这样挂断了电话。

一期一振也苦笑着放下了手机,毕竟这只是个愿望,能得知他的近况就已经很开心了,他不敢奢求现在的鹤丸国永能够和他有多少交集。

只不过,那天中午做的梦中,那只白鹤像是失去了力气,被火焰逐渐的吞没了。


评论
热度(18)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