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苍穹之上(1)

鹤一期,科幻paro

OOC严重注意!

修改和重写过的版本,某不修文会死星人(x

希望各位看的愉快,顺带一提,之后如果我还填的话文中可能涉及到的一切科学知识均不保证准确性(毕竟是胡编乱造(x

第一章对话可能会有点多,还请别介意。

 

一 故人

 

鹤丸国永私宅 AM8:00

 

“科学是什么?”

“如果是释义的话,我想它应该是反应自然、社会等客观规律的知识体……您还有在听吗,鹤丸先生?” 

“哦抱歉,我怎么又走神了!好吧,我想问的,其实是你对科学的看法。”

“我吗?说起来可能会有些可笑,我对于科学可以说是,毫无好感。”

“这可真让人惊讶啊,请讲。”

温暖的恰到好处的和煦微风吹进窗子里,青年额前葱绿的碎发被卷起,那双璀璨如星的金色双眼中含着有些羞涩的笑意。

“在这世界上,科学不过是人类逃避的方式罢了。”

 

画面和声音逐渐从感官中淡出的同时,鹤丸国永等不及系统回到菜单界面,直接按下了手动紧急开关的按钮,回头看向正摘下耳机的莺丸,脸上写满了欣喜。

“按理说这个人应当是反科学主义者,可他居然有帝都大学物理系和世界史系的博士学位。这下可真是有意思了!”

莺丸放下手中冒着热气的瓷杯,无奈的摇摇头:“你能不能别把这么严肃的事当玩?像这种思想偏激的反科学的主义者,庇护所少得可怜,基本都被政府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监禁了。尽管他才华横溢,但我仍建议你别自找麻烦。”

咬着指甲犹豫了半天,鹤丸再一次打开了录像,在接近末尾处,青年的最后一句话处按下了重播,反复几遍,随即又开了口。

“我注意到一个地方,他对科学的形容是‘逃避方式’,这与反科学主义者以神学体系为基础的理念大相径庭。我想他并不是普通定义上的反科学主义者。”

“这倒也是。并且,如果是以‘逃避方式’来形容,说不定还真有些道理,只不过还是偏激了些。”莺丸将身体后倾,整个人陷入了温暖而舒适的沙发中,“整形技术是在逃避自己的长相,冰冻技术是在逃避死亡。这么说来,现在的整个社会,抑是为了逃避大浩劫而建立的。虽说不太好听,在许多方面也可以说是事实吧。”

对面的鹤丸国永突然满脸兴致勃勃的打断了他:“我一直挺想问的,冰冻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你没被冰冻过么?”莺丸脸上霎时间写满了讶异,但还是很快恢复了淡定的神情,“没什么特别,就是睡了挺长的一觉,当你被叫醒时已经躺在床上了,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被冰冻过。还是说正事,这个人我考虑了下,收到第二轮吧。不把他的资料找出来?”

鹤丸在操作面板上快速敲击,扫描了档案数据,总算是找到了青年的完整资料。

“他是无神论者,果然不是反科学主义的那群神棍……和我一样高……”鹤丸撑起下巴正细细端详,却突然顿了顿。他抬起头来,指尖在光屏上滑动几下,界面上的那张资料卡便在投影仪下舒展开来,室内的灯自动关闭,只剩它在室内闪着莹蓝色的光。

【国家冰冻资源管理局

该项资料暂不对您开放

姓名:一期一振

冷冻库编号:Z

冷冻时间:该项资料暂不对您开放

唤醒时间:该项资料暂不对您开放

时长:300年

冷冻次数总计:1】

“奇怪,怎么有这么多不能看的?”鹤丸反复刷新,眼前却还是只有几排可见字符,“以前可从未出现这种情况。”

“时间问题造成的毁损么……可能性不大啊。”莺丸伸手转到其他页面,“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就是二轮面试的人选,是我来还是?”

“不必了。”

鹤丸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对着虚空中那些漂浮的人像挥了挥手。感应到动作的它们自动后退了一步,只有某一个方向,一个人像伫立在那里,并未离去。

“就是他了。”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虚拟的女声在室内响起。

“声纹识别通过,国家航天局登录部门α计划负责人,鹤丸国永。您是否确认?”

“我确认。”

光点从青年的全身像下方闪烁开来,这些带着荧光的粒子像是萤火虫,飞至他的胸前,形成铭牌。

“α001B 一期一振”

“就这么让他过了……能告诉我理由么?”莺丸站在他身后问。

鹤丸国永仍站在投影中,光线穿透了他的身体,他的手轻轻伸向一期一振的面庞,却在尚未触到的时候便收了回来。

“总感觉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过他。而且……”他转过头来,金色的眼眸在暗处发出明亮的光,“总感觉这会很有意思。”

“好吧。不过鹤丸,关于这次行动,你到底知道多少?”

“不就是普通的界外探测么?”鹤丸耸了耸肩,“那帮老头子很高兴的把经费拨给我了,什么也没问。”

莺丸感觉自己额角的青筋似要爆起,他压抑住情绪,冲着鹤丸国永的额头轻轻一弹。

“这是对你将不知情学长拖入麻烦的惩罚。接下来,就由我来告诉你,关于α计划的一切吧。”

 

帝都大学图书馆 AM10:00

“一期先生,一期先生!”

不合时宜的高声呼喊伴着急促的脚步声在回旋楼梯间响起,不少人被惊得侧目。金发的少年怀里抱着堆满了各式杂物的大箱子,步伐倒是依旧稳当,这和他白皙纤细的臂膀,带着阳光般笑容的稚气面庞形成了不小的反差。围观的人群中显然有认出这位帅气少年的女性,发出了小声的惊叹。

当人们看向他即将到达的目的地时,这种惊叹便有扩大的趋势。一期一振一个人坐在顶楼圆环的尽头,桌面中央的投影由于使用者的加密而呈现出蓝色的波浪形纹路,并随着他手指的敲击和滑动改变走向,像是任其指挥的士兵。听到狮子王的呼喊声,他关闭投影摘下了耳机,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东西都拿过来了?”

狮子王喘着粗气点了点头,将箱子安放在地上,背抵着松软的靠垫,大口灌下一期推过来的柠檬汁。

“慢点喝。”一期大致翻了翻箱子里的东西,从中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金属小盒子放到玻璃桌上,“这个是送给你的。”

“谢谢一期先生!”狮子王兴冲冲的接过,在掂了掂重量后却是愁眉苦脸起来,“您的话,不会又是装满各种学术资料的芯片吧。”

一期一振微笑着摇头,示意他打开看看。狮子王有些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但还是下定决心般闭上了眼睛,打开盒子。

盒子里还是如往常一样被泡沫填满,狮子王抽出中间那枚芯片,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但还是从口袋里拿出搭载器,将芯片装入后插入一期一振刚刚关闭的投影装置中,戴上了耳机。

“进入拍摄功能搭载阶段?”

投影上显示的字符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他移开视线,看向桌子对面的一期。

“您怎么知道我想要这个的!”

“前几天去升级这个,”一期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看到店里有卖这款芯片,觉得你会喜欢就买了。就算是赔送了你三年资料芯片的礼吧。”

狮子王喜滋滋的收起了小盒子,转而有些不舍的抱怨道:“您不多留几天?以后我可连资料芯片都收不到啦。”

“时间太紧迫了,抱歉,不能看到你毕业了。不过对关系好的学弟,生日礼物还是会照送的。”一期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站了起来,“不过现在,我要走了。”

“好吧,那就祝您一路顺风。三日月先生那边也会帮您打一声招呼,您就放心吧。”狮子王也站起身来,向他深鞠一躬。

“那多麻烦了。”

一期一振摸摸他的头,抱起了脚下那只箱子,顺着楼梯一路向下,脚步轻快得像是节拍器。他的半边脸浸在灿烂的阳光里,唇角向上勾起,眉目清朗,带着掩饰不住的期待。

 

这世间,有些遇见是巧合,有些则是注定。

当然,对于一方是巧合,对另一方是注定,也并非是不可能的。


评论(5)
热度(19)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