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盲目(二)

完全走剧情的一章,内容也少


没有任何鹤一期的内容,弄得我不好意思打tag


明天就可以正经的放糖了(正色


还有这篇文烛台切是反派,我认真的。




第二天坐飞机赶回B市分部之后,一期就开始收拾东西。听到门口传来轻轻的叩击声时才从成堆的箱子和公文中抽出身来。离启程还剩不过两天,他的办公室已是空空荡荡,只剩了张沙发、电脑桌和饮水机。他挥手让石切丸和狮子王随便坐,自己则是去接了两杯水,递给他们。


“石切丸先生,我正好有事要找您。”一期靠在电脑桌旁叹了口气,“你们都知道我调职了?”


石切丸点了点头,而狮子王却像是被吓着了般,露出了讶异的神情:“您真要走啦?”


“嗯。没有征求过您的同意就举荐了您,抱歉。”一期对石切丸露出了苦笑,“但现在确实只有您能挑起大梁了。”


“别那样说,我这个已经接近中年的人还有升职的机会也多亏了你。虽然太久没有做这么累的工作,但干劲还是足的,你就放心吧。”石切丸回给他令人安心的笑容,“倒是鹤丸,麻烦你多照顾了。”


在调职前,鹤丸与石切丸分属同一部门,两人毕业于同一所大学,虽说在年龄上有些差距,但共同话题也不少,两人又都是极好相处的,关系自然是不错的。


“你还年轻,但悟性不错。之后就跟着石切丸先生学习一段时间吧。”


一期拍了拍狮子王的肩,示意他先出去一会儿,“我和石切丸先生还有些事情要说。”


看着金发少年急匆匆跑出的身影,一期将门锁好,便是放下了那副笑容,露出疲倦而苦恼的模样,将桌上电脑的屏幕打开。石切丸这才将手中一直把玩着的东西丢了过来,他伸手接住,收在了衬衫贴近胸口的口袋中。


“我这回去总部,是好事坏事?”


“坏事。灾厄缠身,横祸不断,说不定我们家的御守也帮不了你,下午还是和我去趟神社吧。”石切丸倒也没隐瞒,只是低头喝茶,“这茶不错。”


“莺丸推荐的,他这人看茶叶最准了。再坏我也得去不是么……毕竟现在那边的形势已经开始不对劲了,烛台切家已经开始插手了。”


石切丸的眉头蹙起,掏出了烟盒:“介意么?”


“请便。”


灰色的烟雾在空气中弥散开来,带着有些呛人的香味,却又是提神醒脑的药剂。两根烟过后,石切丸像是想到了什么般,敲了敲烟灰缸。


“总部那边谁出事了?”


“江雪先生,前两天在回家路上被刺伤了,索性不是致命伤。”


“故意不致死,说不定是个警告。但这又与你们有什么关系呢?要我说,现在调鹤丸过去只会添乱吧……虽说这孩子天赋挺好,学什么都快,可毕竟太年轻了些,也没什么威望。”


“所以说形势不对劲。”一期在笔记本上敲了几下,摆放到石切丸面前,“名声那边有莺丸帮忙,我负责的是调查烛台切家的那位。但是,这必须要你的帮忙。”


屏幕上是某政客的个人邮箱操作界面,登陆者却赫然是一期一振,。面对石切丸疑惑的眼神,他摆了摆手:“博多之前想学这个,说是可以赚很多钱,就拿我的电脑做了实验。”


“粟田口家的年轻人真是可怕啊。”随着鼠标的点击与移动,石切丸的神色严肃起来,“烛台切这是计划要吞并鹤丸家的产业?野心真不小。”


“具体情况还不算太清楚。但邮件中有提到过一位您的亲戚……想请您代为打听一下。”


“岩融啊……明白了。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就尽管找我吧。”石切丸说完后沉默许久,突然叹了口气,“这回去本部,要多加小心。”


一期点点头表示明白,将起身准备离去的石切丸送至门口,手机却是突然亮了起来。


“那是三条家在东京的负责人的联络电话。事先提醒你,我们家可只有我一个上班族,他们的本事要大的多。”石切丸拍了拍他的肩,“多保重了。”


一期一振一愣,笑着和他拥抱了一下:“感激不尽。”


评论
热度(7)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