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关于公主抱的正确方式

原图

嘿嘿嘿给太太写的配文,勉强算是个迟到的新年礼物。

并没有写出三八鹤丸的感觉(哭

感觉自己毁了一张好好的图……

自创审神者有,OOC重

以及文不对题(x


不管怎样,一期一振是个极少向人低头请求什么的人,即便事情关系到对我们这帮审神者而言极其重要的钞票或者对他们而言极其重要的手入部室,至今我从未看到他这样真诚而谦卑地弯腰鞠躬来请求他人,我相信你也没有。当然为了防止你产生奇奇怪怪的误会,我还是事先说好,对象并不是我。

他对面的白发青年与我相比可是相当冷静,显然是已清楚了事件的经过,但他们俩一直保持着沉默,完全的沉默,这让我这个在门口偷窥的审神者着实有些坐不住。

“我说你们啊,究竟在做些什么——”

在敲了两下和室的门后,我总算是顺利地介入他们之间,但我必须要说,这气氛远比在外面看要尴尬许多。一期在看到踏入的我后立刻起了身,眼神不自觉地躲闪起来,而鹤丸虽说如往常般挥挥手摆出了爽朗的笑与我打招呼,但神情也是极其诡异,听到我的问句后也没有直率的回答。

我知道你一定也发现这两个人有什么事瞒着我,但作为一个相当尊重本丸大家庭每个成员的审神者我不得不选择打哈哈离开,反正这两个人的嘴这么严实怎么磨也撬不开。你问鹤丸?我得告诉你,他一定有什么没告诉你的小秘密,只不过你不知道——要不是我心血来潮去翻了翻寄来的快递,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用我的卡偷偷刷了条Burberry的围巾送一期作新年礼物,要了我半个月的薪水。哦忘了说,几天后我发现自己的卡里莫名其妙多出了与那条围巾等价的钱。

好吧,不管怎样,我相信他们不会暗地里做出谋杀我的勾当,那就随他们闹吧。

已然跨过门扉的我这样对自己说,却依旧有些担心以及好奇,我承认后者占大多数。于在是我转过头同时,看见在我准备离开时又躬下身去的一期猛地抬起身来,脸上带着欣喜,而鹤丸则是勾起唇角露出了我前些日子在○社刚刚发行的乙女向游戏中看到的邪魅狂狷微笑。

然后他们俩就开始了公主抱。

公主抱。

公主。

抱。

我想我需要冷静一下。

虽说我有着无与伦比的脑补能力,可这场面着实有点刺激简直就像磕了药后看到的幻觉。该不会是我这些天熬夜看太多□太太的本子而……不,我一定是没睡醒,就算他们两个关系着实挺好但发展到这个程度也……

就在我惊讶地捂住嘴后退两步时,我的后脑勺撞上了一块坚实如铁板的东西,还发出一声闷响,于是我向上方翻了翻眼睛,看到了一张表情愉悦的脸。戴眼罩的男子冲我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身上系着围裙手里还提着一把锅铲,一副围观群众的模样。

回头看来,两名当事人显然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存在,鹤丸倒是坦然地笑了出声顺便将怀中的人又往上托了托,而一期则是羞红了脸侧过半个身子,仿佛完全不想接受八卦杂志采访的明星。这么说来我与烛台切的眼神着实有些热烈的过分,就差举着话筒凑到他们身前了。

招呼另外三个人坐好后,我用手托着下巴,瞥向还有些难为情的一期:“说吧,怎么回事。”

“……”

“要是你们俩真相爱了我也不会阻止,说不定还出钱给你们办场婚礼,简易的啊。”

“……”

“我还是第一次当伴娘……”

话刚说到一半,一期便慌张地挥手,在我再三的催促下,他还是犹豫了一会,总算是红着脸把事情讲了出来。

原来是我上回从现世里带回的那几本童话惹得祸。这几天藤四郎们缠着一期一振讲睡前故事,瞄到了上面那张公主抱的插图,感到十分好奇以至于想现场看一次,不知如何是好的一期只得去拜托与自己关系最好的鹤丸,正好被我们撞见。

“什么嘛,这种小事——但一期,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看了看一期那副好学生的模样,我轻咳两声后说,“你想展示的是你帅气的一面对吧,可刚才连我都以为……”

一期的脸霎时间又涨红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我打量他一番,随后提出了早就想好的解决方案。

“你们的位置,稍微对调一下,嗯?”

 

第二日,在本丸的樱花树下,粟田口派所有成员欢聚一堂,包括不知怎么知道这消息的,来凑热闹的鸣狐。在人群的中心,一期一振摸了摸最前排的秋田的头,认真而又有点羞涩的告诫他们要看好,他身后的鹤丸国永笑脸灿烂地好像头顶的樱花。

随后,当一期的手从他的膝盖与腰后伸过时,他眯起眼睛,极其大声的高喊:“一期好帅!”

一期则是带着无奈,却又幸福的神色,装作生气地说:“我要放手咯!”


评论(3)
热度(31)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