すきなことだけでいいです
感谢您与我相见
有点累了

盲目(三)

开学前更两次

反正后天上学之后就要退了……具体情况下次更的时候会说的www

接近说再见的时候了呢……




当一期一振身周响起噼里啪啦的掌声时,他整个人仍是处于呆滞状态。

事情要从不久前那个本如往常一样发展的夜晚说起。钟走到十一点整时,一期刚刚换好那身纯棉的睡衣,摊开被子,半个人已是躺在有些硌人的木板床上。就在他闭上双眼的那一秒,电话铃声如同雷鸣般在他的耳畔轰炸开来。

“五分钟内下楼,紧急情况。”

莺丸的声音难得的掺了几分焦急,背景中还有嘈杂的风声,一期本已进入松弛状态的神经立马绷紧,慌忙而快速的套上正装,提上包抓起领带就往外跑,果然在简陋的公寓院子正中看到了那辆并不搭调的宾利和少见的叼着烟的莺丸。他看到一期后也没有解释,灭了烟后走进驾驶座。

接近午夜,路上的车辆却并没有少多少,莺丸猛踩油门在道路上飞驰,周围瞬间鸣笛无数。一期一振在安全带的作用下,把自己往座椅上又压紧了几分,对着后视镜手忙脚乱地打好领带。他清楚莺丸这样难得的不正常,肯定是因为某件大事的发生。

约莫过了半小时,他们总算是踏入了会议厅。圆桌前已经坐了不少的公司高层,投影仪上的画面显示,B市和K市的分部主管也正通过视频参与这次紧急会议。石切丸看到一期走进时,还露出微笑,向他点了点头。

“那么,人都到齐了,我想诸位都清楚这次事态紧急之处。”莺丸走向主位,将一期一振安置在旁侧,开始分发文件,“今晚七时,鹤丸先生在登上前往拉斯维加斯的飞机后,与我们断绝了一切联系,注销了电话号码,留下了这几张手写的信件。经过我们核对,这些东西是出于他笔下的。”

一期一振一时间还真没反应过来,他细细阅过那份复印件,才总算认识到这件事的可怕。总裁大人如今已在太平洋的哪片天空中逍遥,丢下了一堆不算太烂的摊子给他们。

属性中重要的部分已被莺丸用红笔做好记号,大致包括重要合同的签约与否,今后运营的大致方向以及人事变动。最后一段中有几句倒是格外醒目,还划了双横线,但这并不是它吸引了一期注意力的原因。

他一眼,就看到了鹤丸国永和他的名字。

“我离去后,所有财产及权利由鹤丸国永全权接管。前B市分公司总管,一期一振在其本人许可的情况下,接替莺丸的职位成为总裁助理。至于莺丸的后续职位,则由鹤丸国永来决定。”

几乎是在他看完的同时,莺丸双手撑着桌面,对着话筒继续说:“这些东西经过公证处公证,现在已经生效。今天请各位过来,主要是为讨论文件的后半部分。

鹤丸先生,我指鹤丸国永,在座各位肯定是清楚的,至于一期先生,与B市分部无接触的估计不认识。在座的各位若是有人对这次分配持怀疑态度,或是有调职、辞职意向的,还请提出来。不过,在此之前,一期先生,我必须先征求您的意见。”

见莺丸看向自己,一期一振连忙站起,正欲开口,却是看见了旁侧陌生男人鄙夷的目光。他顿时心里一慌,尽管知道自己必须信守承诺,可在座又有几人认识他,几人相信他?回到总部的这一个月,他隐藏在莺丸手下,不知吃到了多少新人们的白眼,即便他坐上这位置,也怕是无人服管。何况,深处事件中心的鹤丸国永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这会场中,这让他的焦虑又添了几分。

那个总是能看透自己想法的人,那个在他无助时总会在身边的人此刻却是没了踪影。以莺丸的办事水准,不可能忘记通知鹤丸,到底是为什么?

一期感觉到自己的掌心正在微微出汗,他不知道自己要做的决定是否正确,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但这个时候他的脑子里着实太乱了,自从想到鹤丸后,他的思想似乎不受控制般完全无法走上正轨。他已经沉默了近一分钟,周围本就和他没什么瓜葛的人都不耐烦地将头转向了别处,抑或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看到这幅景象,他握紧拳头,闭上了双眼。

 

每当他这样做时,他就能听到指引,然后他就会盲目地听从,这次也不例外。

那声音说,他要保护鹤丸。因为承诺,也因为他那份不愿倾诉的私心。

他为此而生。

 

“我同意。”

毫无之前的犹豫,一期抬起头,目光坚定。莺丸看他这幅模样,脸上担忧的神情下去了几分,正要确定其他人的看法,却是看到一期旁边那男人举起了手。

“佐藤先生么……您有什么意见?”莺丸示意他站起。

“我说,反正鹤丸先生不在座,有些话不中听,我也就直说了。”男人面上带着戏谑的笑,敲了敲桌子,“这个毛头小子姑且不论,那位鹤丸公子据说可是心理学的高材生,真的能将公司交给这种人么?”

满座人讶异的目光此时都集中在他身上,男人仿佛很享受般扬起手臂,言辞愈发激烈:“一个从未接触公司业务的人,甚至此时都没有出席会议……这样的门外汉,你们放心么?”

一期皱起了眉头,根据他事先的调查,这男人虽工作能力强,但性情骄纵,数次顶撞莺丸,却与身边的同事关系异常融洽。此时鹤丸不在,场内没人能管制他。

男人一轮机关枪打完,转移攻击对象般侧过身子面对一期一振,走到他身后扶着他的椅子,这让一期感到背后冒出了寒气,只好稍稍向前挪了挪。

“这个人,场内除了石切丸先生、莺丸先生和外交部的,还有人认识么?”

场内静寂无声,过了几分钟,石切丸举起了手。他的声音倒是和往常一样平静,面色却是带了几分不满的意味。

“我以人格担保鹤丸先生和一期先生的优秀程度,莺丸的立场不便发言,但我相信他的想法是一样。你坚持这样认为,不仅是在质疑我们的判断,也是在质疑前任总裁。”

石切丸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是在示意那男子闭嘴,可那人却充分表现了他的特质般滔滔不绝:“从分部总管到总裁助理,这官升的可不小,谁知道他是做了——唔!”

个子高出他半头的青年仿佛神出鬼没般在他身后出现,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从背后捂住了那男人的嘴,把他一把按在地上,手法精准力道极大。

“你被辞退了。”

与他秀气外观完全不符的低沉嗓音带着冷冷的笑意,说出了那句关键性的话。青年踢了踢男人的腿,眼神冰凉,在月光下闪着璀璨的金色光芒。

“我已经听够了,敢骂我的人是想怎样?你是在一分钟内滚出会议室,还是我叫保安把你抬出去?”

虽说他没带麦克风,可周围安静得吓人,这让他的话语格外清晰。等男人仓皇如丧家之犬般逃离后,鹤丸转过身拍拍一期的肩。

“我来晚了,抱歉,辛苦你了。”


鹤丸的迟到是有原因的,并没有什么重要性的原因。

下章基本全是糖,满满的。

鹤丸学心理学是一个大!伏!笔!就是开学前写不到那里去了……


评论(4)
热度(8)
© K困困困 | Powered by LOFTER